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網游小說 > 萌系大陸 > 三十九 妹紙你這是自尋死路?。。ǖ諞桓?,求月票?。?

微信小程序猎鱼达人兑换码哪里拿: 三十九 妹紙你這是自尋死路?。。ǖ諞桓?,求月票?。?/h1>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百度搜索 本書名 + 看書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一更……雖然月票沒到標準但是鮑魚還是會努力更新的!求月票?。?br />
    光源城第一高帥富被皇家衛兵拘捕的消息,在這個上午轟動了整座城市。

    沒有人會想到那個一直以來都高高凌駕于大多數玩家之上,甚至于連這座城市對于普通玩家的限制都任由他操控的圣騎士,居然也會有這樣無法反抗,并且被押入光源城監獄的一天。

    一時間,諸如“第一高帥富隕落的背后究竟有著怎樣的秘密”、“攝政王殿下與高帥富之間的愛恨情仇、”、“拋棄gm就是這樣的下場”……等等類似的花邊小段子,幾乎在短時間內充斥了所有玩家的視聽。

    當然,就連如今身在光源城監獄之內的高和本人,其唯一可以使用的即時通訊系統如今也如同菜市場一般地紛亂嘈雜。

    『喂,你這家伙真的沒事?』

    『請您放心,一定會有辦法的!』

    『你這家伙還真是能折騰啊?!?br />
    『騎士先生不可能是壞人!維達這樣堅信著!』

    『……需要營救么?!?br />
    『……碰到了新任務?完成后會不會有成就?』

    『……』

    這還真是……讓一般人難以承受的熱情啊。

    因為是周末的關系,好友之中的一眾少女上線時間自然也格外地早,到目前為止,所有得知了這一消息的女孩子也都無一例外地在詢問著關于這一次的事件。

    當無數少女的聲音同時通過即時通訊系統傳達到耳中時,那鶯鶯燕燕的美妙聲線所匯集而成的洪流,其威力已經足以將任何一名抵抗力不夠強大的男性當場擊倒。

    幸運的是,高和的抵抗力,大概在他被拘捕時就已經達到了極值。

    “總之……到目前為止還沒什么事情?!?br />
    因為是針對所有少女所發布的訊息,所以,在這一刻,高和很有那么一種“所有少女都在這一句話之下俯首帖耳”的錯覺。

    “所以,大家暫時請不要有所行動,至少現在看來……”

    高和瞟了一眼仍舊空空如也的任務列表,得出了一個結論。

    “情況……大概還在掌握范圍之內?!?br />
    在高和的聲音停頓之后的片刻,另一邊最先傳來的少女聲音,毫無疑問地是名為白貓的少女。

    『所……所以就說??!如果一早就知道的話干嘛不提前告訴我!害我還以為你這家伙真的和那個臭屁攝政王老女人發生了什么……』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出動的皇家衛兵所做的就絕不是大庭廣眾之下的“拘捕”而是滅口了吧?

    哪怕是現在,單純以觸發了某個任務的范疇來看,動用皇家衛兵來抓捕一名玩家并且關入監獄重犯區這種行為,也已經稍微有些過火了。

    雖然心中已經大致地有了相應的判斷,不過……

    “還沒上線么,大概是碰到了什么事情吧?!?br />
    看著好友列表里到現在還是灰色未登錄狀態的女牧師,高和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夠和紅葉稍微地商量一下,說不定就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而心里更加有底,至于現在,單單憑借自身的猜測,無論如何也是無法安心下來呢。

    『阿布先生!請您放心!我……我一定會想辦法救您出來的!』

    作為同樣經歷了白天那一幕的少女,龍騎士“逆轉的夏婭”現在的聲音聽起來有著和平時截然不同的堅決。

    “好好好……以夏婭的身份,只要對爸爸說一句話就能把我弄出來了吧?”

    『沒有那種事……只是……』

    少女的聲音稍微有些遲疑,看起來,如果真的想要做到“把被系統關押的玩家釋放”的事情,恐怕這名少女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所以啊,既然想到了可能的后果,就無論如何也不要那樣做就是了?!?br />
    高和提醒著這個女孩子——雖然自始自終他也不清楚,這名少女怎么會突然間就和他產生了如此親密和良好的關系。

    “不管怎么說,現在還沒有到那種‘一定要這樣做’的程度,如果我本來只是被關進來參觀一下這座監獄而你們卻因此作出了無法挽回的事情,那才是最讓人頭疼的狀況?!?br />
    在這樣的勸說之下,高和接下來也把所有的好友也一一地說服而使她們暫且放棄了一切無所謂的行動——這當中包括劫獄、聯合部落攻城以及向gm聲討和直接殺向游戲公司放火等等……

    當然,這里面的主意幾乎有一大半都是名為白貓的少女出的,顯然,那個女孩子現在就只是在唯恐天下不亂而已。

    不過,當高和好不容易才換來了片刻的安靜時,從監獄幽深的走道中,卻傳來了某個輕盈的腳步聲。

    “呦,小家伙,在這里住得怎么樣?”

    很快的,不管是身份又或者是個人實力都足以在這個光源城監獄中自如出入的城市管理辦公室負責人,名為瑪蒂婭絲?肖爾的女潛行者,已經連同另外一名女性出現在他的面前。

    “好久不見啊……艾德薇女士,莫妮莎最近怎么樣?”

    高和故意不去理會瑪蒂婭絲而向著她身邊另一位熟人打招呼,這樣的舉動,也讓渾身上下包裹在有著明艷金色花紋的緊身皮甲之下,卻將白皙和美艷的面容展現在外的艾德薇,稍微露出了一抹明艷的笑容。

    “莫妮莎和我都一直關注著你的一舉一動,年輕的圣騎士?!?br />
    前者固然還好,被艾德薇這樣一位女士“關注”,其意義倒是有些讓人不得不深思一番呢。

    “哎呀呀呀……小家伙,難不成你還在和我賭氣么?說實話,皇家衛兵的此次行動,我們城市管理辦公室甚至完全沒有得到風聲,不然你以為那些城衛軍還會聽從你的命令?”

    “啊……那當然,我有理由相信這件事情里沒有你的參與?!?br />
    高和靠著冰冷的監牢墻壁——他的身體如今雖然不被限制移動,可是活動范圍也只在這座單人監牢的范圍之內。

    事實上,在進入這座監獄前,高和還稍微地期盼著是否能夠體驗一次所謂“揀肥皂”的游戲,現在看來,就算是他親身參與其中,也不可能有什么犯人會對他動手。

    “不過……”

    想到這一點,高和的語氣也變得冰冷起來。

    “那個拘捕我的命令,的確那個人……親自下達的吧?”

    在這個光源城內,能夠命令皇家衛兵,并且直截了當地下達無條件拘捕命令,又安排了這種只有窮兇極惡的重犯才可能被單獨關押的牢房……

    排除掉這些內容,那幾名抓捕他的皇家衛兵所說出的真相,才是讓高和真正心寒不已的內容。

    “伯瓦爾?弗塔根大公爵的命令……呵呵呵……”

    高和相信,不管是瑪蒂婭絲還是艾德薇,此時此刻,都能夠聽得懂他笑聲的含義。

    尤其是瑪蒂婭絲,這個從頭到尾都清楚他究竟是因為何種理由而被抓捕的情報頭頭,這個時候,說不定她所知道的真相反而是最多的。

    高和知道,他會被抓捕的理由,正是之前讓他無法心安的那個內容。

    “那個調查的結果,到底是什么呢?”

    “……”

    被高和直截了當注視著的艾德薇稍微看了看身邊的瑪蒂婭絲,在確認對方并沒有反對的意思后,說出了她前往荊棘谷調查后所得到的結論。

    “初級的贊吉爾藥劑,可以將死者轉化為無腦的喪尸,那種狀況對于光源城影響并不大,可是……你所感染的高級藥劑,其作用則是將任何活著的生物直接轉變成……亡靈?!?br />
    果然如此。

    連大主教伯妮迪特絲親自出手都無法驅逐的亡靈疫病,這……才是高和會被立即拘捕和限制行動的理由。

    因為,一旦這樣的疫病在光源城內傳播開來,其結果很可能是一場對人族而言最可怕的災難。

    “那么,那位大人打算怎么處理我呢?殺死我,還是把我當成研究的對象?”

    以玩家的身份而言,高和所得到的“判決”更可能的狀況則是一直被關押在這個監獄之中直至疫病發作而“死去”,到那個時候,他大概才會被徹底處理。

    一直到這個時候,名為瑪蒂婭絲的情報頭子,才終于以低沉的語氣開口了。

    “我可以理解為……你從剛剛開始到現在所說的話,都是對伯瓦爾?弗塔根大公爵,你的圣騎士導師不信任的表現么?”

    “哈?”

    看著這個女人的表情,高和忍不住笑了起來。

    “難道不是么?在這個光源城里,能夠命令皇家衛兵的人,難道不就是……”

    “哎呀呀呀……雖然很不愿意打擊你,不過,年輕的圣騎士,接下來你大概需要稍微內疚那么一陣子才行了?!?br />
    瑪蒂婭絲干脆利落地打斷了高和的話語。

    “事實上,到目前為止,我沒有任何理由能夠確認那位大公爵女士下達了這樣的命令——事實上,她甚至還不清楚你的遭遇,就在我到來之前,她仍然在大教堂中尋求著為你解決麻煩的辦法?!?br />
    說著,瑪蒂婭絲稍微地彎下腰,將那兩團在白襯衫的領口間呼之玉出的豐滿胸脯,湊到了高級監獄的柵欄,也是突然靠近過來的高和眼前。

    “你是說……”

    對現在的高和而言,他沒有更多的理由去觀賞那送上門來的美景。

    他所注視著的,只是瑪蒂婭絲那堅定而毫無躲閃的雙眼。

    “就目前我所掌握的情況來看,下達了拘捕你命令的人,同樣是你見過的一名女性,也是最近光源城內最炙手可熱的那一位貴族……”

    從瑪蒂婭絲的嘴c混當中,輕輕地吐出了那個高和在最近兩天內才逐漸熟悉起來的名字——

    “卡特拉娜?普瑞斯托?!?。

    (p.s:今天睡得昏天黑地啊……下午3點半起來吃口飯居然又睡過去一直到8點半……現在喝紅牛中……這個月真是徹徹底底地熬傷了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