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網游小說 > 萌系大陸 > 尾聲二 未來所要面對的敵人們(中)

猎鱼达人h5礼包: 尾聲二 未來所要面對的敵人們(中)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百度搜索 本書名 + 看書啦 看最快更新

    20分鐘后。

    “出了出了出了!真的出了!”

    在龍大小姐開光過的“紅手”之下,哪怕是雷德.黑手也無法避免將自己最寶貴的藏品交出的命運。

    當然,不得不值得一提的還有那位自稱“darkflamemaster”的維克多.奈法里奧斯或許,他在選擇這個身份進入游戲時,并沒有想到npc也會碰到麻煩  。

    而現在,當一個麻煩離去之后,高和所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該輪到他應付另一個麻煩了。

    “聽著,冒險者,這是來自紅龍一族,來自偉大的生命縛誓者阿萊克斯塔莎的忠告!”

    現在,一名穿著一身火辣赤紅裝束的少女,正高傲地站在高和的面前,毫不猶豫地用手指指著他的鼻子尖。

    “我不管你是什么圣騎士,又或者是所謂的人族英雄,更不管你曾經把黑龍一族的公主如何……要知道,在偉大的龍族面前,區區人類的力量,渺小得不值一提!”

    “……”

    高和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個女孩子的話語他甚至不qingchu自己的眼睛應該看著對方的什么地方。

    他曾經見過青銅龍族的克羅米,更是和黑龍公主奧妮克西婭面對面地作戰過,對他而言,和巨龍打交道的次數已經不少,不過,正如同之前名為奈法里奧斯的中二病患者給他帶來的驚訝一樣,現在。站在他面前,這個自稱“瓦拉斯塔薩”的紅龍妹子,也同樣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就在剛剛,在他們與維克多.奈法里奧斯的爪牙,大酋長雷德.黑手戰斗的途中,這個火爆的紅龍妹子突然闖入大廳之中,一番jiliè的進攻,將奈法里奧斯逼迫得落荒而逃。

    在高和看來,這或許是其余幾大龍族同樣意識到了黑龍一族對整個世界的wēixié而采取的行動,只是。他猜中了這經過。卻沒猜中結局。

    “我說……”

    他試探性地開口試圖喚起少女那高傲的眼瞼稍微向下,以看qingchu他誠懇的表情,不過與此同時,他的眼睛?;故遣揮勺災韉仡┝艘幌濾嵌苑崧郊?。更是只用兩個半圓型。不知是何材質的赤紅色罩杯勉強包覆的豐腴胸脯。

    她光潤的肩頭和平滑的小腹此刻同樣裸露在外,上半身除了這件看上去完全沒什么防御力的“胸甲”外就只剩下一條披風,而在下半身。同樣也只有一條短小的,同樣材質不明的“戰褲”,勉強包覆住少女的私密處,連兩瓣挺翹渾圓的臀肉都完全裸露在外。

    “真……真是不知羞恥的打扮……”

    同樣跟在高和身旁,努力學習戰斗技巧的司馬櫻,小聲地在高和耳邊嘀咕。

    不知羞恥么?

    不過……或許對于這些巨龍而言,人形的軀體,本來就只是方便和大陸其余種族溝通而不得不使用的“道具”,就好像是一輛車,有的人喜歡精心擦拭細心保養,而也有的人……喜歡在車上戰個痛。

    拋開少女這火辣大膽的造型不提,高和覺得,自己果然還是要對對方的援助表示感謝盡管在他看來,這樣的幫助毫無必要。

    “總之……請代替我向你們的女王,那位……阿……什么塔薩女士表示一名圣騎士最崇高的敬意?!?br />
    “哼?!?br />
    少女顯然不吃高和這一套,看起來,她的脾氣就和她的衣著一樣火辣。

    “不要以為我剛剛說的是笑話,你們這些人類,根本不知道黑龍的力量有多強,而且……就算黑龍一族如今已經墮落,可是,也輪不到你們人類來動手!”

    “等一下……”

    高和不由得皺著眉頭打斷了她的話語。

    “你的意思是……”

    “龍族的內部矛盾,作為龍族的領導者,我紅龍一族自然會解決,而你,渺小的人類,偉大的紅龍女王可以寬恕你此前對巨龍一族的忤逆,可是,如果你膽敢再對任何一頭巨龍出手的話……”

    她一把揪住了高和的領子,將他的身體,強行拉到了自己近前。

    “呃!”

    高和躲閃不及,差一點就直接和少女鼻子碰鼻子地狠狠撞在一起,而他的胸口,也直接地擠壓在了那兩團豐滿白嫩的肉團子上。

    “……不要試圖挑釁巨龍的耐心,一旦你違背了龍族的意愿,觸碰了龍族的威嚴,那么,我也絲毫不介意……用龍息將你的生命重新塑造!”

    說完,她一把推開了高和的身體,在稍微蹙著眉頭喵了自己胸口一眼后,兩條修長的大腿微屈,而后一躍而起。

    熊……!

    在一團滾燙的火焰閃過后,她已經化身為一條體型龐大,線條優美的成年紅龍,強行撕開了這座大廳脆弱的防御和魔法屏障,一下子消失在了通往黑石塔更高層的空洞黑暗空間之中。

    “這……真是莫名其妙?!?br />
    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女孩子兇了一通的高和,甚至還沒來得及發作就被丟到一旁,本來掉落了史詩物品是好事,可是現在,他卻完全高興不起來。

    “趕快趕快!說不定再來一次的話就能湊齊一對了!”

    手握著那把名為“惡魔之擊”的史詩品質匕首,頓時感覺到自己強力的白貓已經急不可耐地催促著高和開始下一次副本。

    很顯然,她剛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之中,并沒有注意到高和這邊發生的狀況,倒是夏露看到他神色有異,下意識地詢問了一句。

    “喂……剛剛那個女人是一頭紅龍么?”

    “啊……大概是吧……”

    “哦……”

    夏露眨眨眼睛,沉默了片刻后。突然拋出一句差點讓高和噴老血的話。

    “她那身輕鎧真漂亮……如果知道哪里有掉落就好了?!?br />
    “……”

    事實上,夏露的審美一直很奇怪,而現在,高和發覺,這份本來就很奇怪的審美觀終于已經開始向著扭曲的方向發展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高和看來,那個打扮其實也蠻不錯的……唔,難道是自己的審美觀也跟著一起扭曲了么?

    百思不得其解的他,接下來馬上就開始因為另一件事情而擔心起來了。

    “騎士先生!等一下活動結束后,可不可以到維達和姐姐的店里來!”

    冰系魔術師少女維達,趁著大家繼續前進的間歇。興沖沖地跑到高和身邊。然后大眼睛眨啊眨地滿懷期盼,望向了高和。

    “哦?小維達……要騎士先生到你們那里去做什么?”

    雖然高和是馬上就想到了理由,不過,他還是愿意和這個可愛的少女打打啞謎。

    “哎?可是姐姐說不要維達告訴騎士先生!”

    “就算告訴我也沒關系吧?”

    高和故作姿態地伸出自己的大手。想要把手按在少女的頭頂。

    “呀!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咔嚓!”

    一道寒光閃過。瞬間閃現出去老遠的少女果然還是驚慌失措地將一枚寒冰箭結結實實地丟在他的頭上。

    這可真是……

    高和懊惱地望向了在一旁偷笑不已的夏露。心中暗暗不爽。

    這個夏露……到底都教給她的妹妹一些什么奇怪的理論??!

    還有……剛剛夏洛洛的那個中二哥哥也是一樣。

    “現在的年長者,完全不知道為自己的弟弟妹妹豎立正確的榜樣啊……”

    他的感慨還沒說完,頭頂已經莫名其妙地挨了一記暴栗。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岫悅妹貌涮敕ǖ謀涮綹??!?br />
    名為賴綾的少女,一臉冷漠地從錯愕的他身邊走過,丟下了這樣一句讓他無論如何也無法反駁的話語。

    “嗚……”

    尊嚴慘遭踐踏卻完全無法反抗的高和,望著走向白貓的漆黑少女,突然莫名其妙地冒出了一個念頭。

    不知道,高桐和她那個……游戲中的“男朋友”,兩個人之間的關系發展到什么程度了呢?

    ***************************

    和痛并快樂著的高和不同的是,滿漢全席公會會長三頭節操鮑,最近著實陷入了難以掙脫的煩躁之中。

    公會資源損失慘重,原定的副本攻略計劃更是因為人員流失而徹底擱淺,如果說,這些都不重要的話,那么,當他聽說血盟騎士團已經開始招募外圍成員,并且開始對滿漢全席的全方面打擊后,他終于有些慌神了。

    光源城,豬與哨聲旅館二樓,面對著前來參與高層會議的小貓三兩只,這位會長大人強壓著怒氣低聲詢問。

    “其他人呢?”

    “他們……”

    一名部下戰戰兢兢地回答著他。

    “他們都說不想和‘帝王’對抗,在昨天晚上偷偷退會跑路了?!?br />
    “……”

    三頭節操鮑強壓怒氣,又用顫抖的聲音再次開口。

    “現在……工會還剩多少人?”

    “勉勉強強還能拉起兩個團……之前我已經通知所有人在艾爾文文森林集合了……”

    “好……”

    三頭節操鮑猛然站起身來,雙手死死地按在桌子上。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們做初一,就別怪我做十五……”

    他雙眼通紅地掃視著幾名部下,而后咬牙切齒地下達了命令。

    “給我通知格蘭,讓她帶齊人馬,搞死血盟騎士團那幫雜種!”

    “會長……格蘭她……”

    開口的這名部下才說了一般,就被三頭鮑如同要吃人一般的目光嚇得噎了回去,最后,還是在他身旁的另一人,好不容易才小聲開了口。

    “格蘭會長她說會長你所下達的命令并不符合公會利益,她說。從現在開始,黃道十二宮將暫時停止聽從您的調遣……”

    “啪!”

    伴隨著狠狠摔落在木桌上的豬骨,緊接著而來的,自然又是喜聞樂見的“會長的憤怒”戲碼。

    三頭節操鮑從未想過,原本應該站在這個艾澤拉希大陸頂端,叱咤風云的他,現在居然會落到這種眾叛親離的地步。

    當初,他在不qingchu茅晶彥身份的情況下悍然對其宣戰,又在塵泥沼澤之中徹底和如今游戲中最強大的兩個團隊徹底撕破臉皮,現在。這份苦果。也終于輪到他自己來完整地吞下。

    “都是那個該死的圣騎士阿布……如果不是他千方百計地阻撓我……”

    “請贖鄙人直言,就算沒有那個年輕人,你所建立的這個龐大的帝國,也終將在你的錯誤領導之下分崩離析?!?br />
    突然傳來的沉穩聲線。先是讓三頭鮑一愣。不過隨后。他一下子轉過頭,仇恨滿腔的目光一下子死死地鎖定了那突然出現在樓梯口的男人。

    “你……你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在他的注視下,這位血盟騎士團的團長。名為“sao”的圣騎士,摘下了他頭戴著的那頂紅黃黑相間,樣式獨特的兜帽式頭盔。

    “為什么不能?說起來,鄙人還要感謝那個名叫阿布的年輕人,被遺忘者的中立身份,在某些時候的確很便利?!?br />
    “你……”

    在開口的同時就同樣想到了這一點的三頭鮑,眼中的怨毒更甚。

    “你居然……還真敢出現在我的面前!你這個老騷貨!”

    “為什么……不呢?”

    對于對方明目張膽的辱罵,茅晶彥一副寵辱不驚的表情,只是輕輕搖搖頭。

    “要知道,此次鄙人前來,也正是為了履行……當日在光源城門口,與你以及你的公會……所作出的約定?!?br />
    約定?

    三頭節操鮑先是一怔,不過隨后,濃濃的恐懼瞬間籠罩在他的心頭。

    “你……你是什么意思?!”

    “鄙人的意思是……”

    “會長大人!”

    在茅晶彥的話還沒說完之前,某個似乎是接到了緊急傳訊的滿漢全席玩家突然滿頭大汗地沖上來。

    “剛剛得到消息……我們……我們最后的兩個團人馬在艾爾文文森林被血盟騎士團包圍,對方還放話……還放話說……”

    “說什么!”

    三頭節操鮑怨毒地望著一臉平靜的茅晶彥。

    而這時,這個滿漢全席的成員,也終于看到了茅晶彥這個血盟騎士團團長的存在。

    “別……別殺我!我……我退會!退會不殺!退會不殺!”

    叮!

    與此同時,身為會長的三頭鮑,清晰地聽到了公會成員退出公會的提示音。

    不只是一個……而是一連串。

    只是一眨眼間,他僅剩的兩個團人馬,除去已經死亡的成員之外,幾乎是盡數脫離了公會。

    “沒有因為人數過少而被解散么……”

    對此似乎早已有所料的茅晶彥,居然還在此時微微遺憾地嘆了一口氣。

    “要知道,鄙人并不想要在你的身上浪費更多的時間,畢竟,和你相比起來,另一個名為黃道十二宮的公會,現在看上去反而更難應付?!?br />
    說著,他抽出了腰間的戰錘,緩步走向了面前戰戰兢兢的幾人。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眼看茅晶彥周身凝若實質的殺意,三頭鮑終于有些慌張起來。

    “你可是游戲中的‘帝王’!干嘛非要對我們這些普通玩家趕盡殺絕!”

    “普通玩家么……”

    茅晶彥輕輕搖搖頭,腳步不停。

    “就算是身為‘帝王’的我,同樣也是一名普通玩家,所謂‘帝王’,也僅是眾人加諸于我身的名望……亦或是負擔?!?br />
    他平靜地注視著垂死掙扎的三頭鮑,聲音之中,帶著前所未有的說服力。

    “而現在,對你而言,你的這個公會,亦已成為你的負擔,你說呢?”

    “……”

    三頭節操鮑原本已經緊握在法杖上的手指,終于還是緩緩地松開了。

    他qingchu地知道,他無法對眼前這個男人造成任何傷害,而對方,卻可以在殺死他后,輕而易舉地離開這座城市。

    沒錯,現在對他而言,滿漢全席這個傾注了他幾乎全部心血的公會,已經成為了他最大的負擔。

    他也很qingchu,就算這位“帝王”茅晶彥不動手,或許也會有其他人,對已經完全陷入虛弱狀態的公會,露出猙獰的爪牙,將之吃干抹凈,不剩一點。

    而在這個時候,這位會長的心中,卻突然掠過了一個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的念頭

    如果說……真的會有什么人不會選擇在此時痛打落水狗的話,或許……那個人,就是那個名叫阿布的圣騎士了吧。

    “沒想到……我三頭鮑縱橫游戲這么多年,最終居然栽在了那種家伙的手里……”

    他苦澀地一笑,在這最后的一刻,他居然意外地表現出了一名大會會長應有的風范。

    “你們幾個……都退會吧?!?br />
    他輕聲吩咐著幾名忠心耿耿地跟隨在他身旁到最后的部下,而后,更是不由分說地直接動用會長的權力,將還有些猶豫的他們,清出了公會。

    隨后,他又望了一眼平靜地注視著這一切的茅晶彥,一咬牙,點開了會長管理界面。

    系統提示:公會已經解散。

    在作出了這一切后,他fǎngfo卸下了沉重的負擔,猛地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毫無畏懼地望向了眼前這位被稱為“帝王”的男人。

    “茅晶彥,雖然我知道我有些自不量力,但是……”

    他將自己的魔杖抽出,指向了這個將他辛苦經營的公會一手葬送的男人。

    “我,三頭節操鮑,以個人的尊嚴,向你提出決斗!”

    “……”

    片刻過后,光源城門口。

    當三頭節操鮑半跪在地,身體化為光粒徹底消散的那一刻,所有親眼目睹這一幕的玩家,不知為何在心中泛起了淡淡的悲哀。

    這位曾在游戲之中呼風喚雨,幾乎掌握了聯盟和部落兩方,野心頗大的會長大人,在這最后的一刻,選擇了用他自己的方式,捍衛了自己的尊嚴。

    “他……他刪號了?!?br />
    有玩家小聲地輕語著,傳入茅晶彥的耳中。

    不過,哪怕是這樣,也并不值得他有絲毫的動容。

    他所做的,僅僅是對這位徹底從這片艾澤拉希大陸之中消失的,曾經差一點就可以光芒萬丈的失敗者,發出了一聲輕嘆。

    “成王敗寇,即是如此?!?br />
    或許有一天,當他茅晶彥也被徹底剝落了“帝王”的光環后,同樣會落得如此結局。

    可是,至少現在,他還好好地站在這里,以帝王的身份,接受著無數玩家的景仰和崇拜。

    “帝王……只能有一個?!?br />
    站在這曾讓他初嘗敗績的空曠草地上,茅晶彥在沉吟片刻之后,終于還是打開了通訊器。(未完待續……)

    ps:p.s:好吧……老娘昨天忘記求月票了!你們這群魂淡……還不趕快為三頭鮑會長投月票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