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武極天下 > 第三百六十章 不省心

猎鱼达人账号交易: 第三百六十章 不省心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宴會場上雖然一直都火藥味十足,但是起碼大家場面上還不會撕破臉,如馬俊輝剛才說出的那番既得罪人,又沒腦子的話,稍微神經正常一些的人根本不會說。

    林銘跟馬俊輝無冤無仇,認識都不認識,馬俊輝卻如同瘋狗一樣的撲上來亂咬,如果不是受人指使根本就說不通。

    馬俊輝嘿嘿冷笑了兩聲,“沒錯,我確實是在激你,之前那些不痛不癢的技能較量太沒意思了。不過,關于你靠吃軟飯混成了神凰島核心弟子的事情可不是我杜撰的,而是確有這樣的流言,俗話說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今天就讓我來做這個試金石,看看這流言到底是否屬實,如何?”

    “試金石?你還真看得起自己?!繃置湫σ簧?,“就怕你這試金石一磨就碎了!”

    林銘說著,抽出了須彌戒中的重玄軟銀槍,這把槍,他有了紫鉉槍之后便不再用了。

    然而紫鉉槍是頂尖一級的人階上品寶器,太過驚世駭俗,當初赤炎老祖在紫鉉槍上留下過偽裝,然而這偽裝只瞞過一些比赤炎老祖修為低的人,在場眾多宗主級的老怪,無不慧眼如炬,必定有人將它認出來。

    頂尖的人階上品寶器,連旋丹高手都會為之眼紅,林銘現在有神凰島做靠山,倒是不怕紫鉉槍曝光,不過這種麻煩能少則少,在場這么多人,消息不需一天就會傳開。

    馬俊輝看到林銘抽出一桿人階中品的銀槍。稍稍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我沒看錯吧,你身為神凰島核心弟子,就用這種垃圾兵器?連三品宗門的親傳弟子,都能用地階寶器了吧,人階中品?你在開玩笑么?”

    林銘嘴角微微泛起一個弧度,如果大家和聲和氣的,他不介意為別人留點顏面,如此咄咄逼人,又明顯是受人指使針對自己。他當然不會輕饒了他。

    “對付你這種貨色,本來空手就夠了,我出槍只是想見點血,五槍之后你若是還能站著。那就算我輸了?!?br />
    林銘此話一出,在場眾人都是愣住了。

    空手就夠了?

    出槍只是想見點血?

    五招內分勝負?

    展云間饒有興致的看向林銘,這小子還真有自信啊,他回頭望了望雷極宗的周小憐,卻見小女孩一臉興奮的神色,顯然對接下來的比賽充滿期待。

    “哦?你還信林銘能五招內贏?”展云間用真元傳音問道。

    “嘻嘻,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贏,不過無論五招之后的結果如何都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必然會有一方輸得慘不忍睹,我很期待輸的一方會是什么表情。那個輸了的倒霉鬼甚至可能就此被擊潰修武的信心,從此一蹶不振,這么好玩的事情,我當然興奮啦?!?br />
    看到周小憐用貌似天真的語氣說出這番話來,展云間只覺得背后涼颼颼的,這小姑娘長大了絕對是個禍害。

    在場人中,五行域的弟子多半等著看熱鬧,而神凰島的弟子就心思各異了,為林銘擔心者有之,如張鎮?;褂幸徊糠旨刀市募康娜巳叢詰茸帕置員?,比如嚴付紅。

    嚴付紅嘴角掛著幸災樂禍的笑容,摸索著手指上的戒指,心中暗道:“果然是窮地方出來的,竟然拿出一件人階中品寶器來丟人現眼。本來只是想找人打殘你,讓你錯過進入神凰秘境的機會也就算了。現在看看,這一場下來,你的武道之心都要受損了,自掘墳墓,白癡一個?!?br />
    牧煜凰沒說話,只是看了牧千雨一眼,目光中的詢問之意十分明顯。

    牧千雨極度無語,這林銘真不讓人省心,本來中規中矩的打敗那家伙就行了,非要把自己置于絕路,面對牧煜凰的詢問,牧千雨還是咬牙點了點頭,她依然對林銘有信心。

    牧煜凰皺了皺眉,“你不是讓赤炎那個老家伙給林銘打造了一桿頂尖的人階上品寶槍么?你說過比你的朱雀劍也有過之而無不及,怎么不見他用?”

    “這個……”牧千雨苦笑道:“大概是他不想露財惹出麻煩吧……”

    牧煜凰冷聲道:“惹出些麻煩也有神凰島為他撐著,總也比輸了強,拿出這一條爛鐵槍來簡直丟人現眼,刺斷了怎么辦?如果兵器斷了,或是五招再沒能決出勝負來,就算實力勝過對方,也要被人恥笑,我希望他心中有數,不要鬧出笑話來?!?br />
    馬俊輝聽了林銘的話后不怒反笑,他此時看林銘的目光如同看一個白癡,“你今天不是專門出來賣傻的吧?我就站在這里,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贏我!”

    林銘右手持槍,左手一摸槍身,一股熟悉的感覺傳遍他的身體,到目前為止,重玄軟銀槍是他使用最長時間的一桿槍,陪他戰勝了張冠玉,陪他遠走南疆,陪他打完了七玄谷總宗會武。

    說出五槍決出勝負的話,林銘已經留給自己很大余地了,當初林銘淬髓半成的時候就已經能虐殺后天巔峰黃子軒,馬俊輝才半步后天,就算他是四品宗門的天才又如何?更何況現在林銘的淬髓已經完成了兩成。

    雙腳一踏地面,在金鵬破虛身法的支持下,林銘的速度瞬間達到極致,他的身體拉出一連串的幻影,青蒼色的光芒在槍尖中凝聚,一槍直刺馬俊輝胸口。

    “我切了你的爛鐵槍!”馬俊輝手中青劍一揮,七八道風刃呼嘯而出,銳利風刃破空之聲猶如刀刻玻璃,刺耳之極。

    面對這迎頭而來的風刃林銘不閃不避,挺槍長驅直入。

    生生不息的青蒼真元攜帶者練力如絲的震動之力,與風刃擊撞在一起!

    “呯呯呯呯呯!”

    一連串如同水晶破碎的聲音響起,馬俊輝的風刃就如同被刀陣絞碎的玻璃,盡數破碎,而林銘的槍勢不減,槍芒距離馬俊輝的胸口只有丈許距離。

    “嗯???”

    馬俊輝心中一驚,伸手一招,青色的風之元氣聚攏而來,在他身前形成一輪清風的漩渦。

    “風影盾!”

    “蓬!”

    馬俊輝一句風影盾尚未喊完,重玄軟銀槍就直接把風影盾搗了粉碎,令人牙酸的聲音直刺耳膜,重玄軟銀槍只是稍微停止,繼而直刺下來!

    “什么???”

    馬俊輝終于面色大變,本身防御出眾,而且能夠借力卸力的風影盾竟然擋不下對方的一擊?他身體暴退,然而重玄軟銀如同跗骨之蛆。

    “清風斬!”

    馬俊輝雙目通紅,厲喝一聲,一劍劈斬在重玄軟銀上,他手中的??墑塹亟紫縷繁ζ?,若是平時,即便不用真元,也能直接將地階中品寶器一斬兩段!

    如今使出劍技,應該可以如切蠟燭一般切開林銘的槍,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一劍切在重玄軟銀槍上,卻是被生命力極強的青蒼真元粘滯住了,就連長劍中附帶的真元也被一股奇異的震動之力給震散了。

    這是什么功法?

    馬俊輝感覺無法置信,此時哪容得他細想,如山崩海嘯一般的槍勢在經過三次攻擊的抵消之后,依然有著恐怖的威力。

    周圍的空間仿佛被瞬間鎖定,風之元氣一轟而散,勢不可擋的槍芒重重的刺在馬俊輝的護體軟甲之上。

    一瞬間,馬俊輝只覺得像是被一記重錘擊中,人階上品的軟甲被槍芒絞開了一個大口子,連護體真元如瓷器一般破碎,馬俊輝一口逆血吐出,直接倒飛出十幾丈遠,只聽“乒乒乓乓”的一身亂響,馬俊輝也不知道撞翻了幾張壽宴的桌子,渾身沾著酒菜飯食,玉碗玉碟碎了一地。

    因為槍芒被抵消了很多,馬俊輝受傷并不嚴重,可是此時這形象卻要多狼狽有多狼狽,馬俊輝從地上爬起來,嘴唇抽動著,眼睛紅得滴血,一張臉也漲成了豬肝色。

    場中靜悄悄的,許多五行域的弟子已經傻眼了,誰也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一幕,只是一招,馬俊輝像棒球一樣被瞬間擊飛,雖然沒受太嚴重的傷,可是馬俊輝用了三招擋林銘的槍芒卻只換到了這樣一個結果,實力差距顯而易見,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就在全場寂靜的時候,一串如銀鈴一般的笑聲不適時宜的響起,周小憐笑得直拍桌子,出來了。

    “馬師兄,你趕緊把脖子上掛著的面條給取下來吧,笑死我了,哈哈哈?!?br />
    此時的馬俊輝,一大碗壽面就掛在了脖子上,用靈谷制作的壽面勁道異常,撞成這樣了都沒扯斷,面條一端還在往下流湯汁。

    馬俊輝像被蛇咬了一樣一把抓下脖子上的壽面,一張臉已經漲得發紫了。

    看到這一幕,許多神凰島弟子也忍不住想笑,不過這種場合亂笑實在有失體統,他們還是有些克制,只是忍得很辛苦。

    不過,這些忍著笑的人中并不包括張鎮,張鎮此時瞪大一雙眼睛怔怔的望著林銘,還有點發懵,他是所有神凰島弟子中與林銘接觸最多的人,入山門,吃飯,領資源這些事都是張鎮領著林銘去做的,幾天的接觸,他卻完全不知道自己領著的一個怎樣的妖孽。

    牧千雨輕舒一口氣,有些嗔怪的白了林銘一眼,雖然對林銘有信心,但是這幾個月林銘到底進步時多時少她并不清楚,心里總是沒底的。

    “這林銘,真不讓人省心?!?br />
    {飄天文學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