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武極天下 > 第六百零七章 絢爛一槍

猎鱼达人论坛: 第六百零七章 絢爛一槍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不知是死是活的黑蟒倒飛而出,林銘目露殺機,手指一彈一百多道血飲之印如蝗蟲一般向重傷的黑蟒撲殺過去,斬盡殺絕!

    武斗場的觀眾完全驚呆,之前以為自己要死在林銘槍下的那十幾個武者都是傻眼了,而電光火石之間,他們根本來不及細想剛才發生了什么,而就在這時,黑暗尊主已經殺到。

    契約獸被重創,黑暗尊主雙目血紅,“死!”

    刺碎虛空的一劍,攜帶著黑暗尊主的全身真元向林銘刺來!

    這一劍的速度快到了極致,而此時的林銘,因為攻擊封龍,林銘背對黑暗尊主,后背空門大開!

    黑暗尊主的一劍已經刺向了林銘的后心,劍氣撕破護體真元!

    林銘嘴角泛起一個弧度,空間之力已經解封,他的腳下真元流轉,金鵬破虛!

    嚓!

    黑暗尊主一劍貫穿林銘的背脊,然而隨著,林銘的身影如輕煙一般消失,只是殘影而已。

    與此同時,在十幾丈遠的半空中,黑蟒封龍被血飲之印絞殺得鮮血淋漓,而此時的封龍,連叫都叫不出來,離死不遠了!

    看到空中拋飛灑血的黑蟒,周圍的武者都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們當中雖沒人領悟空間意境,但是基本的眼力還是有的。

    林銘剛才一槍刺中躲在空間間隙中的封龍,以此破開了空間的禁錮。

    “太強了,在那樣激烈的打斗中,林銘竟然都能分出感知來找到黑色蟒蛇的藏身之處!”

    “感知?別傻了,黑蟒封龍躲在空間間隙中,那幾乎是另一重空間,隔絕一切感知,怎么可能感知的到?!?br />
    “那他怎么發現黑蟒的?”

    “我怎么知道?我要是能找出方法來,我也懂空間意境了?!畢惹八禱暗奈湔卟恍嫉鈉財滄?,不以為然的說道。

    空間間隙確實能隔絕一切感知,即便林銘的感知也不例外,然而林銘卻通過空間之力的波動,尋找到了虛空之中一處不圓融的地方,如果將空間之力比作水波,那么在黑蟒藏身的空間間隙中則有一處小小的渦流,就是這一處渦流暴露了黑蟒的位置。

    林銘以他對空間之力的高度敏感,捕捉到了準確的位置,而后在槍招中融合空間意境,一槍刺破虛空,如此才將黑蟒轟殺出來。

    如果不是進入王者囚籠,林銘對空間意境的領悟絕對達不到這種程度。

    “咻!”

    黑暗尊主伸手一招,只剩一口氣的黑蟒化成一道流光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檢查一下黑蟒的情況,黑暗尊主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這條黑蟒已經廢了,肉體的傷不算什么,經絡的傷也能治好,然而黑蟒體內的晶核被擊碎,基本宣告這條黑蟒已經沒有價值了,晶核一碎,再也沒有成長空間。

    林銘猜的沒錯,這條黑蟒確實是黑暗尊主從萬古魔坑中帶出來的上古蠻獸,天生能夠運用空間法則,然而飼養時間尚不足十年,實力有限,這次還是它首次出戰,黑暗尊主怎么也沒想到,林銘竟然能在攻擊到躲在虛空之中的封龍,將其擊毀。

    封龍是極為難得的契約兇獸,本身戰斗力不強,但是輔助能力出色,養了十年,投入了不少資源,一朝被廢,黑暗尊主的心都在滴血,眼中殺機灼灼!

    “林銘!本尊必殺你!”

    “多說無益,還有什么招式盡管使出來,我接著便是?!泵娑院詘底鷸韉納逼?,林銘根本不以為意。

    事實上到目前為止,他都還未徹底爆發出來自休門的力量,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八門遁甲,他的身體有一個適應的過程。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銘自認為即便現在爆發出全部力量也無法擊殺黑暗尊主,頂多勉強將他擊敗,要擊殺黑暗尊主需要創造出一個契機。

    ……

    “嗖!”

    黑暗尊主的身影瞬間消失,出現在林銘的身側!“不要以為只有你的速度快,本尊對速度同樣也有自信!本想盡快結束戰斗,既然你要比速度,那么來吧!”

    “嚓!”

    黑暗尊主一劍刺出!

    林銘的身影再次如輕煙一般飄散,槍芒交織成網,向黑暗尊主籠罩下來!

    “打消耗戰么?看誰耗得起!”

    黑暗尊主一聲獰笑,手中深紅暗蛇刺出,直接將槍芒撕裂。

    魔元和真元的激烈對撞,他們腳下原本殘破的擂臺早已經不復存在了。

    “轟轟轟!”

    兩人以快打快,見招拆招,或閃避,或硬碰硬,肆意而出的能量掀起了洶涌的浪濤,逼的看臺上的武者再次后退!

    “太厲害了,跟黑暗尊主打得平分秋色!”

    “不過這么打下去的話……林銘怕是無法堅持到最后,他畢竟修為不足,而且之前的三場戰斗已經消耗了他不少真元了?!?br />
    在人們看來,林銘的真元凝厚程度雖然遠超其他同級武者,但是比起黑暗尊主還是差了一些,林銘能跟黑暗尊主打得平分秋色,靠的是他對意境的領悟,犀利的招式,詭異的功法。

    支撐不到最后的話,還是要輸!

    各方面的戰力都毫不遜色于黑暗尊主,只是真元總量礙于修為稍有不足,這樣的林銘已經難以用常理去衡量了。

    “再給林銘一年時間,不,只要半年,他怕是就能戰勝黑暗尊主!”有武者感慨的說道,林銘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了。

    擂臺之上,黑暗尊主和林銘已經足足打了小半柱香的功夫,交手接近百招!

    “風卷魔云!”

    黑暗尊主算準了林銘的落點,一劍刺出,魔元如滾滾紅云。

    “血印旋殺!”

    林銘出招迎擊,用的是《大荒戟訣》的招式,以血飲之印出擊,能最大程度上節省真元,而雷火意境太消耗體力了。

    林銘的真元總量確實不如黑暗尊主,但是憑借休門他的耐力絕對要遠遠超過黑暗尊主!

    不過堅持到最后的勝利不是林銘想要的,他要的是——擊殺!

    最大程度的節省真元,配合休門的恐怖恢復力,保持自己的巔峰狀態。

    “呯!”

    槍劍相交,真元爆炸,林銘的身體倒飛出去,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而黑暗尊主也不好受,林銘的槍芒破開他的劍光之后,終于是剩下了一縷,刺入了他的胸口,破開護體真元,飆射出一股血箭。

    兩人的交戰已經到了慘烈的程度。

    林銘身受幾處傷,有輕有重,受傷林銘根本不怕,他拼著受傷也要在黑暗尊主身上留下傷痕。

    到這個時候,漸漸的有些人覺得不對勁了,林銘的真元總量明明不如黑暗尊主,但是不知為何,他始終能保持極速和招式威力!

    反而是黑暗尊主有些不支了。

    “天,兩百招了,雖然都是小招,但也經不起這樣的消耗??!他是機械傀儡嗎?”

    “別忘了他之前還進行了三場激戰,連敗開陽、摩訶、鹽癡,可是他現在還能跟黑暗尊主打到這種程度!”

    “黑暗尊主的氣息已經在減弱了,這到底怎么回事!林銘真的是先天武者么?”

    觀眾席上的武者都發現了這等情況,不可理解的一幕。

    黑暗尊主自然也發現了,他不再與林銘對攻,一劍劈出之后,身體暴退出幾十丈后站定。

    “你……”黑暗尊主臉色陰沉,目光驚疑不定,他已經消耗了近半的魔元,而林銘消耗得卻并不多,他身上的真元依舊凝厚無比!

    怎么會這樣,這小子是怎樣的怪胎,真元恢復能力這么強?

    “不能這樣拖下去了,必須盡快結束戰斗,否則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我會輸!”

    輸給一個至多二十多歲的人類小子,黑暗尊主從來沒想過有這樣一天。

    “林銘,我萬萬沒有想到你能逼我到這一步,我不知道你修煉了什么功法,耐力強到如此程度,不過我不會再給你消耗我體力的機會了!”

    黑暗尊主說到這里大喝一聲,猛咬舌尖,一口精血噴在劍鋒之上,原本就如同一條彎曲紅色毒蛇的短劍頓時紅得更加妖艷。隨之黑暗尊主的臉上閃過一分不正常的殷紅,他透支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來施展最強的一擊。

    “血染青天!”

    一劍刺出,虛空震顫!整片空間似乎都被鮮血染紅,所有人的視野之中都充斥著刺目的猩紅,這是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仿佛瞬間置身于血池地獄,面對死神的一擊!

    只是看著這一劍,都有一種仿佛被劈開了心臟的錯覺。

    “最后一擊了嗎?可惜!”

    林銘心中暗嘆,他本想消耗將黑暗尊主的力量消耗到最低,同時保持自己九成左右的實力,在最后關頭爆發出八門遁甲的全部力量,將黑暗尊主一舉擊殺。

    然而現在黑暗尊主已經不再給他機會了,他不得不將最后的戰斗提前!

    “天魔力場,全開!”

    洶涌的能量場從林銘體內爆發出來,雖然林銘一開始就動用了天魔力場,但是那是在沒有開啟八門遁甲的情況下,只用普通真元驅動,否則就太耗真元了,如今林銘以巔峰狀態,爆發出最強天魔力??!

    潮水一般的壓力四散出去,隨著啪的一聲脆響,林銘腳下的地面,竟是在這股壓力之下完全龜裂開來,玄金碎片崩飛,裂紋如蛛網一般蔓延!

    遠在百丈開外的觀眾,瞬間感受到了這股比之前恐怖數倍的壓力,修為弱的直接吐血,修為強一些的也是臉色煞白!

    這怎么可能?

    已經戰到這種程度,林銘怎么會爆發出這樣的氣勢?

    他們大多數人完全不懂天魔力場,只以為這是林銘爆發出的氣勢。

    “雷火交織,貫虹!”

    八門遁甲的力量運轉到極致,眉心古鳳之血燃燒,林銘力量瞬間暴漲一倍!

    體內的雷靈和火精劇烈的震顫著,雷霆與火焰之力如火山爆發!

    紫鉉槍之上,雷霆與火焰爭鳴,粗大的電弧如蟒蛇一般肆意狂舞,間雜著赤色火焰,焚燒虛空。

    林銘一步踏出,槍尖直指黑暗尊主,人槍合一,恐怖的雷火交鳴聲在空中回響,林銘如同一枚纏繞著火雷的流星,直射出去??!

    “什么???”

    黑暗尊主心中大駭,他萬萬沒有想到,林銘在此時此刻還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光是那突然爆發出的氣勢,就讓他原本洶涌如洪水一般的魔元生生的降低了兩成!

    “這小子,一直在藏拙,就是為了這最后的一擊,他不但要擊敗我,而且要擊殺我!”

    心中猛然意識到這一點,黑暗尊主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

    最后一招,不成功,便身死,孤注一擲!

    渾身魔元運轉到極致,黑暗尊主再噴一口精血,手中的深紅暗蛇爆發出熾目的光芒,劍鋒發出興奮的嗚吟。

    劍光和槍芒就這樣擊撞在一起,如同流星撞隕石!

    “不好!”

    已經退到百丈開外的武者,看到這一幕之后二話不說,展開身法繼續往外逃!

    轟??!

    那一剎那,刺目的閃光迸發出來,整個武斗場睜目如盲,肆意的真元席卷出去,前幾排觀眾席的金屬座椅完全被掀飛,融化的灼熱金屬如炮彈一般倒射出去,幾個實力強的武者齊齊出手,用寶器將這些金屬座椅擊飛,僅僅座椅的沖擊力,就震得他們手臂發麻。

    恐怖的力量!

    閃光只是持續了一息的時間就消失,整個擂臺完全被夷為平地,連玄金的碎片都找不到了。

    林銘和黑暗尊主彼此交錯而過,林銘撐著紫鉉槍半跪在地上,渾身是血,在他的右肩之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幾乎將他的右肩劈斬開來,鎖骨也因此而斷裂!

    而在林銘身后,黑暗尊主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的左半邊身子……消失了!

    左肺、心臟、左臂……全部粉碎在林銘的拼死一擊中,被狂猛的雷霆與火焰化成灰燼。

    在場武者,全部都驚呆了,他們不可置信的看著場中央的黑暗尊主,左半邊身子消失不見,從身體的斷面,還能看到右邊身體的內臟,已經被火焰燒焦。

    黑暗尊主……死了?

    實力深不可測,不可一世的通天塔尊主,竟然死了……死在林銘一個人類小子的手上……

    (四千章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