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武極天下 > 第九百九十二章 蝕日天鼎

猎鱼达人h5辅助外挂: 第九百九十二章 蝕日天鼎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咳咳!”!

    林銘劇烈的咳嗽,從艦體上站起,臉色微微發白,感知游走了全身一圈,并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以林銘的恢復力,服下丹藥打坐一刻鐘就能恢復了。

    雖然剛才的嘗試失敗了,但是林銘卻覺得收獲很多,他對創生意境的理解又深了一層,他隱隱的感覺到,將毀滅性的火焰能量轉化成的青色能量,便是青蓮領域的雛形。

    法則始終要自己理解的才最為扎實,邪神種子雖然能夠吞噬火系法則碎片,但它吞噬掉的東西,林銘只能被動使用,不能參悟其中的道理,這就好比把一把精致的弩箭交給林銘,雖然能夠使用,但卻不會制作,這樣到了遙遠的將來,如果這把弩箭不夠強大了,林銘也不可能拋棄它自己制作一把威力更大的,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沒弄懂原理。

    武道之路,必須打好根基,否則越到后面就越顯得乏力。

    林銘從須彌戒之中取出一枚丹藥,吞了下去,開始打坐調息。

    在天空之中,白道鴻與孫姓長老對視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驚訝。

    “六重命隕的修為,在火靈星罡風之中堅持六息的時間······”

    白道鴻心中回憶了一下路小鳶的六七重命隕的時候,也絕對做不到這一點,“奇怪,這個林師弟對火系法則的理解力比路小鳶命隕時不知差了多少倍,怎么能做到的?”

    路小鳶在六重命隕的時候,早已經將創生法則領悟到圓滿,修成青蓮領域,甚至開始窺測火系法則第四重意境了,這遠遠不是林銘能比的。

    白道鴻本以為,林銘會被罡風沖得狼狽不堪,沒想到他竟然堅持了六息時間,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

    孫姓長老傳音道:“此子應該另有機緣不過······他對法則的理解程度還是太低了,法則越到后來的境界就越重要,林銘未來能成長到什么程度,說不好?!?br />
    白道鴻點頭道:“法則提不上來在未來難以突破境界,不過同階戰力中,林師弟在鳳鳴宮卻算是無敵了?!?br />
    在他們兩人傳音交流的時候,其他弟子也在竊竊私語著。

    “林師兄果然是失敗了,不過堅持六息時間,應該已經不錯了吧

    “這誰知道。我也是第一次來火靈星,要不你也撤掉護體真元試一下就明白六息是什么概念了?!?br />
    “開什么玩笑?!敝八禱暗牡蘢恿成喚┏返艋ぬ逭嬖娑勻绱慫僚暗念阜?,他可沒這樣的勇氣。

    這些弟子根本不知道在罡風中堅持六息時間是個什么概念,是厲害還是不行。不過有些對自己信心十足的弟子,也有點躍躍欲試的意思,想要驗證一下自己能做到哪一步。

    就在這時,在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嘹亮的鳳鳴。

    眾人抬頭一看,只見九天之上,一只巨大的七彩神鳥直沖下來,這只七彩神鳥翼展足有一百里,火靈星的罡風被這神鳥的翅膀一扇,便如同水流一般被分開,那股恐怖的氣勢和威壓讓鳳鳴宮的弟子頓時騷亂了起來。

    “那是什么鳥?”一個火鳥殿弟子驚叫道。

    “翼展百里的七彩神鳥,天啊,第一次見到這么大的神鳥對我們來說致命的火靈星罡風,對那只鳥來說簡直就像是普通的風一樣,它該不會是鳳凰吧!”又是一個弟子跟著驚叫起來。

    對鳳鳴宮的平民弟子來說,平時哪能見到這樣的神鳥?

    “都給我閉嘴!大驚小怪的成何體統!鳳凰是神獸,怎么可能被人馴服?那只七彩朱雀不過是瓏鳳宮馴養的,用一絲鳳冠之血點化出來的凡鳥罷了,看你們這個樣子真是丟人現眼!”

    看到火鳥殿大驚小怪的弟子們,孫姓長老臉色一沉十分不爽。

    他當然不爽,一次帶領小輩弟子的古鳳試煉而已,瓏鳳宮居然拿七彩朱雀來當坐騎顯擺,身長百里的七彩朱雀,展開翅膀能遮住天空,與這只大鳥一比,他們乘坐的靈艦就像一個玩具一樣。

    “一定是楚紅云這個老女人帶隊,也就是她喜歡出這么大的風頭?!?br />
    孫姓長老沉著臉,抬頭看天,這只七彩朱雀最終落在鳳鳴宮弟子前面不遠處,它合起翅膀之后,身體頓時小了許多,但也如一座巨型山峰一般,直接擋住了大片的罡風,讓鳳鳴宮一些本來支撐的極為辛苦的弟子壓力驟減,如此威勢,讓鳳鳴宮新秀弟子頓時氣勢就弱了半截。

    一道虹光從七彩朱雀背上射出,劃過一道漂亮的弧線來到了鳳鳴宮弟子的前面,這竟然是一群女弟子,一個男弟子都沒有。

    足足數百名美女,隨便一個拿出來都是傾國傾城,瓏鳳宮只收女弟子,而一般天資出眾的上古鳳族武者,因為本身血脈就上佳,長相氣質也大多極為出眾,所以導致了瓏鳳宮就是女的聚集地。

    眼前這些女子,身段或豐滿,或窈窕,容貌或清純,或婉約,氣質或風情萬種,或冰清玉潔,幾百個美女站在一起,隨意交談,鶯鶯燕燕,不時見到溫潤白皙的手臂小腿露出來,當真是軟玉溫香,精致如瓷,那視覺沖擊力,可不是一般的強大。

    以至于一些鳳鳴宮的男弟子都看傻眼了,鳳鳴宮,男弟子占了八成,哪里見到過這樣的情景?

    看到那些眼睛發直的鳳鳴宮男弟子,瓏鳳宮的諸多女弟子微微一怔,旋即咯咯直笑,如銀鈴一般好聽,這頓時讓孫姓長老的臉色愈發難看,簡直要滴出水來了。

    真是太丟人了!

    “哦,原來又是孫柏星副殿主帶隊么?”隨著一個動聽的女聲傳來,一個紅衣美婦衣衫飄飄的落在了孫姓長老的面前,臉帶笑意的說道。

    “哼,老夫在鳳鳴宮沒什么地位,混到現在也就是一個鳳凰殿副殿主,再往上混也沒什么希望了,來做這種跑腿的工作也是應該的,倒是你楚紅云,不是聽說眼看就要到神君境后期了么,怎么不閉關苦修,來這里湊什么熱鬧,這古鳳試煉,怎么也要持續個一兩年的?!貝鈾鋨匭腔襖鏌氐囊饉祭刺?,似乎這個叫楚紅云的女人實力更在孫柏星之上,但孫柏星說話卻毫不客氣,大有擠兌諷刺的意思。

    “呵呵呵!孫副殿主還真是小氣,不就是上次你在妾身這里買的五金之精,要價多了一些,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不至于如此耿耿于懷吧?!?br />
    “什么叫要價多了一些,是多了一倍好不好?原本這些五金之精,也是要分配給我們鳳鳴宮的,可是卻被你們瓏鳳宮使用一些手段截下來了,別以為我不知道?!彼鋨匭怯謎嬖羲檔?。

    被孫柏星這樣反擊,楚紅云不但不惱,反而笑得花枝亂顫,“不錯,這也沒什么不好承認的,總部分下來的資源就那么點,誰爭到是誰的本事,你們爭不到能怪誰?不過我楚紅云也不是小氣的人,上次賺了孫副殿主一些便宜,這次卻要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把握住,不但能贏回來損失,而且大賺一筆?!?br />
    “少來這一套,你怎么可能那么好心,別想再坑我?!彼鋨匭侵苯踴鼐?,一副懶得多談的樣子。

    “哦?難道孫副殿主對寒霜仙蕊都看不上么?我卻聽說,你最近在收集材料想要煉制一枚鳳心丹,想要尋找契機突破神君境后期,這寒霜仙蕊正是鳳心丹的主藥之一,難道孫副殿主已經弄到了?”

    楚紅云看似不經意的說著,她的語氣分明透露著一副勝券在握的感覺,寒霜仙蕊是鳳心丹最珍貴,最難弄到的一種材料,她不信孫柏星會不動心。

    “什么?寒霜仙蕊?”孫柏星目光一凝,果然動容了,他年齡已經不小,再不突破神君境后期就真的沒希望了,這枚鳳心丹對他來說極為重要,哪怕明知道楚紅云在算計他,他也不能不往坑里跳,實在誘惑太大了,現在對孫柏星來說,除了性命之外,什么都不如煉制鳳心丹重要。

    “你要什么?直說吧!”

    “呵呵,簡單,我就是想與孫副殿主賭一賭這次試煉的成績,如果你們鳳鳴宮的弟子取得的成績更好,我這枚寒霜仙蕊雙手奉上!”

    “賭成績!”孫柏星心念急轉,他雖然迫切需要寒霜仙蕊,但也不會輕易答應下來,他吃虧太多次了,已經對楚紅云這個女人有些怕了。

    “你直說吧,看上老夫的什么東西了?!?br />
    “嘻嘻,孫副殿主果然聰明,如果你們鳳鳴宮的弟子輸了,那么我要你的丹爐——蝕日天鼎!”

    “什么???”孫柏星臉色一變,這蝕日天鼎是他生平最大的機緣,一次秘境尋寶偶然得到,沒有這蝕日天鼎,他根本走不到今天的境界,這楚紅云,一開口竟然就要他的命根子!

    “楚紅云,你果然還是你,狼改不了吃肉,你真夠狠的,一開口就要老夫的身家性命,這算盤,打得好!”

    “呵呵,謝謝孫副殿主夸獎,不過我猜,如果孫副殿主弄不到寒霜仙蕊的話,留著這蝕日天鼎作用也不是很大了,不知孫副殿主賭還是不賭呢?”

    楚紅云笑瞇瞇的說道,一副吃定了孫柏星的樣子。

    (年會結束了,今天晚上六七點才到家,坐車超級累,今天只有一更了,明后天補上,年會對蠶繭這種沒存稿的人真是傷不起啊,這幾天累死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