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 臥底天工 > 第九十三章 再次碰面

3d猎鱼达人斗鱼视频: 第九十三章 再次碰面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有些想回冉家看看,看看今年是誰去比武,小丫頭應該長大了,四帥是不是……還活著?

    也許,最要緊的應該是,冉家有沒有挺過齊王的折騰?

    邊喝酒邊胡亂琢磨,忽然看到街邊站個拎著棍子的邋遢漢子,是那個裘贖九。

    白癡一樣的家伙,怎么跑來這里?

    田功低頭琢磨好一會兒,慢慢抬頭再看,發現裘贖九快步跑去街對面。

    街對面是一棟繡樓,應該是煙花場所,從里面走出來一個大胖子……田功愣住,楚天闊?

    楚天闊看見裘贖九,肥手隨意一揮:“吃飯去?!背欽獗咦呃?。

    田功完全想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倆認識?而且好像朋友一樣?

    趕忙低頭吃飯,用眼角偷看。

    大胖子橫晃著進來,小二趕忙去歡迎:“楚爺、裘爺,回來了?!?br />
    也住在這里?

    這個世界還真小,田功偏頭看向另一邊,留個后腦勺給大胖子。

    大胖子大咧咧坐下:“昨天晚上的菜不錯,原樣上一份?!?br />
    “好的,您先喝茶?!斃《┑股喜杷?,跑去后廚下單子。

    “你在看什么?”隔壁桌三個青年中的一個問田功。

    田功注意力都在后面,聽到問話才反應過來,歉意著、擠出一張奇形怪狀的臉小聲說話:“沒有沒有,脖子崴了,疼?!?br />
    脖子崴了?三個青年呵呵笑了兩聲:“要幫你治不?”

    田功連連擺手,慢慢地小心的轉過頭……裘贖九已經坐在對面:“瞧你很眼熟?!?br />
    “大眾臉?!碧錒絳紛帕甙嗽愕拿嬡菟禱?。

    “田功?”大胖子一臉驚喜表情:“你怎么在這?”

    “大爺的,你一定要暴露我么?”既然被認出來,田功也就不裝了。

    裘贖九想起來了:“頭發呢?”

    “最近吧,我有點想法,想去西方求取真經?!奔且渲興坪跤姓餉匆桓齬適呂醋擰?br />
    “取什么經也不用理光頭啊?!背燉瀉糶《骸白詈玫木評戳教??!?br />
    過來坐下,探手握住田功左手腕:“呀,白銀二了?!?br />
    不眠不休煉器四年半,提升一級修為還是很應該的。

    裘贖九看著他想了好一會兒:“你不用害怕,我不殺冉梟了?!?br />
    “為什么?”田功終于放心了。

    “雇我殺冉梟那個白癡先死了?!瀕檬昃藕苡裘疲骸拔以諶郊椅緣滓荒?,好不容易能去乾鎮了,竟然先收到他被殺的消息,唉,太不靠譜太沒有誠信了,靈石還沒給呢?!?br />
    “誰要殺冉梟?”

    “這是我們這行的職業操守,我不會告訴你的?!?br />
    楚天闊接話:“他現在是我雇請的保鏢,一天二十個靈石?!?br />
    “才二十個靈石?一年也沒多少?!備站皇槭慕灰?,幾百幾千個靈石……實在沒有辦法放在眼里。

    “口氣真大,才二十個靈石?”楚天闊想起件事,從“大核桃”里拿出來一把劍:“你的?!?br />
    “酒呢?材料呢?門匾呢?”

    “酒喝了,材料賣了,門匾扔了?!背燉俅撾駛埃骸澳閽趺蠢湊飭??”

    “要是說我也不知道,你信么?”

    楚天闊琢磨琢磨:“可以相信?!?br />
    裘贖九伸手:“靈石?!?br />
    “別急么,一會兒一起去?!?br />
    “我不要和你一起!”裘贖九站起身。

    胖子拿出二十個靈石:“早去早回?!?br />
    “你去死,老子今天晚上都不會回來的?!瀕檬昃拍悶鵒槭妥?。

    田功提醒一句:“菜還沒上?!?br />
    裘贖九沒說話,已經跑出很遠。

    胖子接話:“放心,菜沒上齊他就能回來?!?br />
    田功明白了:“賭博?”

    “嗯,天天這樣,要不是老子可憐他……唉?!貝笈腫穎硐值暮芰忌?。

    如同胖子說的那樣,菜還沒上齊,裘贖九已經坐了回來:“老子就不信了,怎么可能一把都不贏?”

    田功有三十億的靈石,想了一下問話:“你想贏多少?”

    “贏多少?”裘贖九想想說道:“起碼十萬?!?br />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

    “你贏了十萬靈石以后想做什么?”

    “喝酒,逛青樓?!?br />
    “就這個?”

    “不然呢?”

    田功上下打量裘贖九:“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么修煉到戰神境界的?”

    “隨便練一練就好了,不要太認真?!?br />
    裘贖九酒量很差,喝了小半壇就回房休息。

    沒有外人了,田功問胖子:“你惹事了?”

    楚天闊嘆氣:“老子是無辜的?!笨純醋笥遙骸盎胤吭偎?,先吃飯?!?br />
    飯后回去房間,一進門,楚天闊就擺出一副尾巴翹上天的鬼樣子:“猜猜老子的身份?!?br />
    “有什么可猜的?你爹是楚王?你叔是楚王?你爺爺是楚王?”田功邊說話邊摩挲“世出”,張北望的佩劍竟然在自己手里,千萬千萬不要埋沒了它。

    “我爺爺?!背燉酒骸襖喜凰賴奶芑?,把我爹都耗死了,我爹是太子,我是我爹的獨子,滿宮廷都是敵人……我爺爺瞧不上我……”

    “因為你太胖?!?br />
    “胖就胖唄,反正老不死瞧不上我,我也沒想當那個什么楚王,自請去大望城待了幾十年后來不是回來了么,以為能衣食無憂混一輩子,大爺的,我有個什么什么侄子要替我爹報仇,老子剛回去啊,被逼再次跑路?!?br />
    “老不死的呢?”

    “死了,傳位給我叔父,那個王八蛋侄子一見我回去就起兵造反,然后還真成了,我叔父被他弄死,叔父有兩個兒子跑了?!背燉⊥罰骸拔沂欽娌桓一厝チ?,只能浪跡天涯?!?br />
    停了下又說:“幸虧離開大望城,不然這群王八蛋隨便派個殺手弄死我,我都不知道?!?br />
    田功想了一下:“有什么打算?”

    “打算?過一天算一天?!背燉噶訟賂舯詵考洌骸霸似顧悴淮?,得虧有球球?;??!?br />
    田功繼續問話:“你們現在整天就是東跑西顛?”

    “老子有錢,能花到死?!背燉笮Γ骸耙院蟾獻踴?,咱們成立個杵九天三人組?!?br />
    “什么?”

    “杵!捅你那個杵,九天就是九天?!?br />
    “是捅破天的意思?”

    “氣勢,不管做啥得有氣勢!就是你修為有點低?!?br />
    田功琢磨琢磨:“去鄉下買個房子,安生住幾天?”

    “不可能,球球那家伙離不開賭場?!?br />
    田功認真想了好一會兒:“我要離你們倆遠點?!?br />
    “為什么?”

    “我怕死?!?br />
    “別怕,我?;つ??!?br />
    “不?!碧錒ζ鶘恚骸霸偌??!?br />
    “你在哪間房?”

    房門關閉,門外傳來田功的聲音:“現在就去退房?!?br />
    “大爺的!”楚天闊追出去:“小沒良心的……大爺的,以后得少去青樓了?!背燉浜渥飯?。

    田功快速進屋,堵住房門:“放過我吧,我不要和你們在一起?!?br />
    “老天讓我們在此相遇,注定是分割不開的,你就從了老夫吧,哈哈?!背燉笱蟮靡獯笮Α似?,因為好多人站在走廊里看他。

    “放過我吧,我不認識你?!狽考淅锎隼刺錒Φ納?。

    “你給我閉嘴!”楚天闊可不想被人誤會,用肩膀使力一撞,咔嚓一聲,房門碎掉,田功被撞倒。

    楚天闊大步進房:“跑什么跑,虧老子那么照顧你?!?br />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我們已經分別多年……”

    房門破掉,很多人湊在門口看熱鬧,打算看一出感天動地的盛世之戀……的離奇劇情。

    田功說不下去了,琢磨琢磨:“有人支持你沒有?”

    “什么?”

    “去你房間說?!碧錒盎錛蘋環考?。

    倆人回去楚天闊房間,后面走廊站著一群熱忱于看熱鬧的無聊群眾。

    進入房間,田功小聲問話:“楚國,有人支持你沒有?”

    楚天闊想了一會兒:“有吧?!?br />
    “什么是有吧?”

    “應該會有,畢竟我爹才是太子,我是我爹唯一的兒子,我叔父在位的十幾年又有些不得民心,應該有人支持我?!?br />
    “那你想做楚王不?”

    “別鬧!”楚天闊搖頭:“不想?!?br />
    田功稍稍琢磨一下:“現在誰是楚王?”

    “沒有,我聽說是沒有楚王,我那個王八蛋侄子打著我的旗號弄死我叔父,他不敢登基,封自己是代王,代替楚王管理國家,在皇宮對面新建一座代王府?!?br />
    “代王?這是要改朝換代啊?!碧錒ξ駛埃骸澳閌甯改橇┒幽??”

    “一個跑南邊去了,一個跑北面了,北面這個好像就藏在韓國?!?br />
    “好像?”

    “他們的姨母是韓王妃?!?br />
    “哦?!碧錒僮昂苧纖嗟難櫻骸澳閼嫻牟幌胱齔??”

    “有什么可做的?每天勾心斗角、算計這個算計那個,無聊?!?br />
    田功點點頭:“成了,我回去睡覺,有什么事明天再說?!?br />
    “告訴你,不許跑!”

    田功嗯了一聲開門出來,發現走廊里站著很多人……有人站在走廊一頭看熱鬧,有人在前面幾間房來回溜達,這是要聽房的節奏?

    看見田功這么快離開楚天闊的房間,有人竟然很失望的嘆一口氣?

    大爺的,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田功趕忙回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