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 女神的貼身男秘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小麻煩

猎鱼达人h5微信版小程序外挂: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小麻煩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什么麻煩?”秦烈隨口詢問道。

    “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總公司那邊出了問題?!?br />
    趙秉義明顯知道的也不多,停頓了一下繼續道:“陳總下了通知,讓所有部門把業務上的事情處理清楚,看起來不是轉讓便是解散?!?br />
    “這是宏盛集團的事情,為什么要給我打電話?”秦烈雖心中充滿了驚訝,但語氣卻平靜而冷談的問道。

    他并不是故意裝逼,而是堂仁正處在與波爾公司的較量中,難免會多想,或者說小心謹慎。

    當然也知道,完全可能是巧合,趙秉義話語雖是猜測,但事情肯定比他所說的更加明顯而嚴重!

    畢竟隨著發布會的召開,堂仁又成了全華夏的焦點……

    “我看了發布會,秦總的演講簡直太好了,堂仁也是咱們全華夏的驕傲!”果然,趙秉義帶著奉承討好的語氣夸贊,言歸正題繼續道:“當初咱們宏盛集團,不也是多虧了秦總幫忙才度過了難關,業績也一直不錯,總公司怎么能這樣呢?大家都非

    常著急,陳總每天也愁眉苦臉,你也知道,為了咱們分公司,她可是盡心……”

    “行了,我知道了!”不等他說完,秦烈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明白,趙秉義無非是怕丟了工作飯碗,才會通知自己,畢竟到了他這個年齡,到哪兒找這么好的工作?

    “怎么了?宏盛集團發生了什么事?”楚瑩瑩在旁邊隱隱聽到一些,開口詢問道。

    秦烈沒有回答,而是走出研發辦公室,在走廊里撥打了陳婉婷的號碼。

    “秦烈,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接通后,傳來這丫頭驚喜而激動的聲音道。

    “最近過的怎么樣?”

    聽到這話,秦烈反而有些內疚,很長時間都沒關心過她,稍一停頓繼續道:“最近有些忙,也沒時間跟……”

    工作忙是所有男人的理由,他說出這話,也有些底氣不足,打個電話能耽誤多長時間?

    “前幾天的發布會,在東海都轟動了,宏盛集團的員工們到現在都還討論,都說你是所有女孩心中的白馬王子!”

    沒等他說完,陳婉婷便笑著調侃繼續道:“我這邊很好,一切都很順利,等忙完了抽時間來看看我就行?!?br />
    “哦,行,沒問題!”秦烈隨口答應后,便掛斷了電話。

    “什么事?婉婷姐說什么沒有?”楚瑩瑩走了過來,再次柔聲地詢問。

    她跟陳婉婷,冉思思之間已經釋然,還曾經一起陪小芬回老家過春節,彼此也早就像姐妹般親切。

    “感覺她有事瞞著我!”秦烈望了一眼空蕩蕩的走廊,沉思了片刻回答。

    電話里雖有說有笑,可越是這樣,他心里反而莫名的不踏實,畢竟以那丫頭委婉內斂的性格,說的越放松便越有些反常。

    “經歷過去年的風波后,宏盛集團一直都十分穩定?!?br />
    遠諾曾經給宏盛集團提供了一百五十億的資金,并指出了公司運營中的不足,陳建勇也十分重視。

    設備的更新換代,人才的招聘培養,讓公司逐漸扭轉了局面并走上了正軌,效益也保持著穩步增長。

    至于上百億的資金,沖秦烈的關系加上遠諾的解散,便暫時“擱置”了下來!

    楚瑩瑩眉頭皺起,臉上露出擔憂的神情繼續道:“還能有什么麻煩?會不會跟波爾公司有關?”

    處在競爭的敏感時期,她像秦烈一樣多想也就可以理解!

    “我也懷疑過,不過應該跟他們沒什么關系!”

    秦烈實話實說,稍一停頓繼續道:“我打算去東海一趟看看,這邊的事情就暫時交給你們!”

    他此時明白,這事跟波爾公司無關,甚至說也不是巧合,麻煩不是一天兩天,只是今天趙秉義才告訴自己而已。

    “去東海?”楚瑩瑩一愣,俏臉上露出焦急的神情道:“我不是反對,但你要好好想想,堂仁藥廠也正處在緊要關頭,你走了算怎么回事?再說了,宏盛集團能有多大的麻煩?難道比堂

    仁的麻煩還大嗎?”

    她雖不是反對,但話語中卻充滿了不滿!

    這不是吃醋,而是赤果果的現實,宏盛集團的地位比起堂仁,無疑差了很多,更主要是堂仁正在與國際二十強的較量!

    “堂仁沒有我還有你們,宏盛集團除了他們父女,還有誰能依靠?”

    秦烈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微笑著繼續道:“這幾天別管對方怎么挑釁,發生多大的事,堂仁都保持沉默就行,我這時候去東海,或許也是好事!”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商場上不就是這樣?他此時離開北都,正好能迷惑對方。

    “你就是給自己找借口!”楚瑩瑩知道勸說不了,伸手細心的給他整理了一下衣領,柔聲繼續道:“如果是宏盛集團總公司的麻煩,肯定不是經營上的問題,他們總部在HN的偏僻城市,勢力十分復雜

    ,最好讓馬大哥帶點兄弟跟你一起去!”

    她考慮的十分細致全面,這些宏盛集團總公司的信息,甚至連秦烈都不太清楚。

    “連國外的我們都不怕,難道還怕國內的?”秦烈將她抱在懷里,低頭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道。

    “別這么大意,土皇帝更難對付!”

    楚瑩瑩開口提醒勸說繼續道:“一定要記住,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別發生沖突,如果真需要去宏盛總公司,一定要打個電話,我叫馬大哥他們過去幫你!”

    “嗯,放心吧!”秦烈點了點頭回答道。

    他也知道,所謂的土皇帝,都是當地土生土長的大家族勢力,他們往往都根深蒂固,關系錯綜復雜。

    更直白一些,他們比那些表面顯赫的富豪大人物更加難纏!

    ……

    秦烈簡單收拾了一下便立刻動身,趕到東海時已經是晚上,只能打車回到破舊的居民樓將就一晚。他并沒有給陳婉婷打電話,并不是狗屁浪漫給她個驚喜,而是想第二天直接到公司看看到底是什么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