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九百四十四章 爭奪

猎鱼达人3d聚宝盆视频: 第九百四十四章 爭奪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看見這錦衣男子急切離開后,站在他身邊的金袍男子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不明白錦衣男子是什么意思。這個時候,大家都急著來這里,他倒好,竟然遠離這里。

    “沐于雄干什么?”金袍男子不解的問了一下,他很清楚這個同伴的性格,絕對不是一個愿意吃虧的住,丹圣的丹爐還沒出現,他豈愿意走?

    這錦衣男子離開前略顯激動的自語,顯然有人聽見。現在金袍男子問起,聽見他話的修士笑了笑說道,“他想女人了吧,說了一句天香,那女人,就跑了,嘿嘿,可見女人比天火和丹圣的丹爐都重要……”

    這回答的修士話僅僅說了一半,就突兀的頓住。天香,那女人,難道是天香體的女子?以沐于雄的尿性,面對丹圣丹爐和天火的誘惑,若是真的有天香體女子出現,他不顧一切離去就很好解釋了。

    這里雖然有丹圣的丹爐和煉丹的天火,畢竟來的強者也多。人多肉少,能不能分到頭上,還是另外一回事。

    若真的是一個天香體女人出現,那豈止是機緣?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絕對是做夢也難以做到的事情。

    一個天香體的女人,那等于無數的體悟道果,等于輕而易舉的晉級,等于輕而易舉的證道。就算是用廢掉了將其買掉,也是數也數不完的財富。

    幾乎是在瞬間,周圍的修士都明白過來。

    數十道人影都沖了出去,跟著沐于雄離去的方向急遁而去。搶奪丹爐他們可能實力稍差,至于搶奪天香體的女人……就算是搶不到又有什么?只要弄到一杯血,那就是大賺了。

    ……

    寧城的修為早已到了永恒圓滿,這次受傷他借助元神完善了玄黃珠的五行本源。隨著根基不斷被修復,經脈再次凝合,元神反而超出了肉身之外。

    紫府融合進玄黃珠后。道道本源氣息讓寧城的元神道韻流轉更為順暢自如,最后甚至形成了實質的吟鳴之聲。

    道韻吟鳴從模糊到清晰。再到化成連綿道紋在寧城的元神周圍環繞不休,反復不斷的沖刷著寧城的元神。寧城閉目凝坐識海中的元神,在這連綿道紋的環繞沖刷之下,越來越凝實。汩汩元氣在元神體內流淌,似乎下一刻,元神即將化成下一個肉身。

    道韻還在吟鳴,寧城感覺到自己元神的實力在不斷瘋狂飛漲。到了這個時候,寧城心里忽然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想法。他的元神太過脆弱,無法經受住這種道韻沖刷,他需要更強大的元神。按照這種程度下去,說不定有一天他的元神一樣可以單獨對敵。

    寧城剛剛想到這里,他的元神就開始裂開,一陣陣撕裂的痛楚傳來。

    寧城是一個煉體修士,他經歷過無數萬蟻蝕心的痛楚,但是這些痛苦加起來,也沒有這種元神撕裂痛楚的十分之一。

    元神在裂開,抽搐。他的肉身也不斷的顫抖。若不是他圓滿的星空體,也許他的肉身在這種可怖的痛苦下,即將潰散。

    “天地萬物。欲更進一層,將融無數為一。修士涅槃,是將零散的體悟重新聚集;識海涅槃,是讓識海再無裂痕,化而為一。今,神元無上,肉身元神分離,元神可涅槃而塑道……”

    一道道道韻氣息在寧城的意識當中出現,寧城清晰的明白了自己的元神在干什么。這是隨著他的意念而動,是在涅槃重生。

    撕裂的痛苦讓寧城無法去想為什么元神也會涅槃。他沒有這個精力。他所有的精力都在道韻的沖刷中,涅槃自己的元神。讓元神重新升華。

    玄黃珠的本源氣息和環繞在寧城身邊的道韻不斷沖刷寧城碎裂的元神,寧城的元神再次重新組合起來。

    一陣陣肉眼看不見的金色光芒在寧城的元神周圍擴散出去,寧城的元神在識海中緩緩站起。

    隨著元神越來越凝實,寧城的元神一步踏出,手中做著玄奧的手勢,口中在吟鳴:

    “夫道者,乃天地相參,億萬合一,然后可以窺其成功。夫神者,乃筋骨血肉為融,凌駕于肉身之上。生靈何止億萬,不能以神窺道,非不愿,唯不能爾!今我之道,由元神涅槃,踏足億萬生靈之上!”

    “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此天地倫常,然元神涅槃,凝聚道韻,何足道哉!”

    “我之道,由元神涅槃凝聚!”

    “我之道,由我開辟!”

    “我之道,由萬物歸一!”

    “我之道,踏足萬道之巔!”

    ……

    滾滾道韻在寧城的元神身周鼓動,猶如天地翻騰一般,聲勢驚人。寧城整個星空識海中,都是這種道韻在翻滾,都是這種道韻吟鳴在轟響。

    這種滾滾道韻越來越凝實,哪怕寧城是星空識海,這無法阻止這種道韻的擴散。隨著道韻越來越強大,寧城的元神越來越凝實,道韻也即將沖出寧城的識海。

    ……

    燕霽有些擔憂的將寧城從背上解了下來,抱在了懷里。

    她感覺到了不對,之前寧城渾身顫抖,身上的肌肉也在不停的抽搐。似乎有人拿著刀子,在他的身上不斷的割下一條一條的肉一般。

    感受到寧城身上的痛苦,燕霽心如刀割,她恨不得將寧城身上的痛苦全部轉嫁到自己身上來。

    這種狀態經歷了大半個時辰,寧城那痛苦的抽搐總算是安定了下來,燕霽也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微微松了口氣。

    她再次抱起寧城,準備將寧城背在背上繼續走,一道迅疾的影子突兀出現在她的面前。

    燕霽看見這個人影,心里頓時一顫。這個錦衣人她見過,之前和一個金袍男子站在一起。那個金袍男子隨手一招,就斬殺了一百多無辜修士。

    “哈哈哈哈,記住了,以后你的男人叫沐于雄……”錦衣男子看見燕霽,張口哈哈大笑。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種淡淡的香味,沒錯,就是眼前這個女子的。

    以他的眼光,豈能看不出來,眼前這個女子是處子?看見燕霽臉上帶著面紗,他想都沒有想,抬手就抓向了燕霽。

    哪怕燕霽長的再丑,他也不會在意。不過在他的內心深處,自然希望這個天香體的女人漂亮一些。畢竟在這女人活著的一段時間內,都必須要陪著他的。

    燕霽看見對方的手印抓來,趕緊倒飛退了出去。只是她的修為太差,面對已經塑道的沐于雄,她的這點修為什么都算不上。若是對方不允許她動,她連動一下也許都不可得。

    “刺啦”一聲,燕霽臉上的紗巾化成碎布,消散不見。她胸口本來就淡弱的蓮花玉片,在燕霽這一次用力之下,再多出來一道裂痕。

    這刻著蓮花的玉片本來就不能幫燕霽擋住天香體,現在又多了一道裂痕,一道極淡的清新幽香傳出。普通人也許聞不到,但是作為一個修士,這種幽香氣息立即就可以感受到。

    沐于雄怔怔的盯著燕霽,他根本就沒有想到,燕霽竟然如此絕色。哪怕他見過太多的美女,也被燕霽的容顏驚住。之后他才注意到,那種淡淡的清香氣息。

    沒錯,真的是天香體。一個如此絕色的天香體女人,居然出現在他的面前,想到這里沐于雄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更是想都沒有想直接抓向了燕霽。至于黑白山脈的丹圣丹爐和丹火,誰愛要誰要去,他不是不想要,而是現在沒有這個精力去競爭。有了天香體女人,嘿嘿……

    “嘭……”一道凌厲的元氣突兀轟了過來,和沐于雄的手印撞擊在一起,直接將沐于雄抓向燕霽的手印給轟開。

    “谷金嘆,你這是什么意思?”沐于雄恨聲看著眼前的一名金袍男子,不久前他還準備和對方聯手去黑白山脈。這才多少時間,聯手的人就變成了對頭。

    金袍男修根本就不理沐于雄,他在轟開沐于雄后,同樣是直接抓向了燕霽。

    事情到了這里,沐于雄哪里還不知道谷金嘆也知道了這個女子是天香體。更是不再廢話,祭出了法寶和谷金嘆打在一起。

    哪怕兩人根本就沒有對燕霽直接動手,兩人動手的余波依然讓燕霽倒飛出去,張口噴出數口鮮血,已經是重傷。

    燕霽死死地摟住寧城,她眼里充滿了絕望。因為她看見十多人沖向這邊,這些人顯然是為了她天香體而來。

    僅僅是短短時間,這一片地方就成了大戰的現場。過來的修士為了搶奪燕霽,紛紛大打出手。每次有人過來抓燕霽,就有各種攻擊過來。

    這些攻擊也許傷害不了搶奪燕霽的修士,卻是讓燕霽傷上加傷。這些抓燕霽的修士,可沒有一個是為了救燕霽的。都是想要將燕霽帶走,為自己修煉做打算,出手的時候,自然不會理會燕霽的死活。

    一炷香之后,燕霽的整個骨骼都被這種無妄之災轟的寸寸斷裂。

    又是兩道元氣在燕霽身前撞擊開,燕霽張口再噴出一口鮮血,低頭看著寧城,嘴里喃喃的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一起走吧?!?br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