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一零三八章 斬道元

猎鱼达人弹头有什么用: 第一零三八章 斬道元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寧城明知道峽執事的攻擊,也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可就是無法抵擋峽執事抓下來的恐怖神元。

    “咔”的一聲,寧城的領域護罩瞬間破碎,和印月姝直接被轟飛不同,寧城被強大的領域壓制住,根本就無法移動分毫。

    站在遠處的漠看見寧城被壓制的骨骼咔嚓作響,眼看就要被峽執事的巨大手印抓住,立即就沖了上去,一鐵棍轟下。

    一個永恒境武者去攻擊一個道元圣帝的神元壓制,這比雞蛋碰石頭還要離譜。

    “噗”的一聲,漠全身的五臟骨骼都給壓碎,口中噴出內臟碎渣,整個人猶如風箏一般被直接轟飛了出去。撞在另外一邊店鋪的防御禁制上,癱倒在地,動也無法動一下。

    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他碰到了峽執事的神元壓制大手邊緣,峽執事根本就沒有分出半分精力去對付他。否則的話,一百個漠,也化成了虛無。

    漠的攻擊雖然沒有對峽執事起到任何作用,卻對寧城起到了作用。寧城被峽執事的神元大手壓制住,在峽執事的規則神通下,他根本就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反抗,除了祭出那枚珠子,他只能等死。

    寧城自然不愿意等死,他毫不猶豫的取出了珠子,在他要祭出珠子的瞬間,漠的一鐵棍轟了過來,隨即漠被轟飛,生死不知。同一時間,他收到了巴蒙的訊息,巴蒙正在趕來的路上。只是巴蒙距離太遠,眼下只能靠他自己。

    峽執事原本完美無缺的神元壓制,在漠這一鐵棍下,被寧城撲捉到了一絲規則道韻。

    就好像一頭龐大的牛被螞蟻咬了一下,這頭牛的肌肉有了些許的變化。峽執事就是這頭龐大的牛。他的規則神通只是有了些許的痕跡,這痕跡就被寧城撲捉到。

    寧城的時光輪神通在這瞬間凝聚在一起,數十道時光輪轟在了這些許痕跡之上,一道縫隙出現在寧城面前。寧城直接沖了出去,峽執事神元壓制下強大的力量再次讓寧城狂噴出幾口精血。

    不過這足夠寧城逃出峽執事的壓制了,能不用那枚珠子。寧城自然不用。

    “是你?”印月姝終于認出來了寧城,因為寧城臉上的易容和她的紗巾一般,被峽執事轟開。

    寧城整個人化成了一道影子從印月姝身邊閃過,印月姝只能聽見寧城臨走留下的傳音,“幫我照顧一下我朋友,我欠你一個人情?!?br />
    等印月姝反應過來的時候,寧城直接消失在了街道之外。

    寧城瘋狂的沖出了海龍圣城。留在海龍圣城他是死路一條,他要靠攏的方向是巴蒙過來的方向。

    被寧城掙脫自己的神通壓制,峽執心里是震驚無比,寧城比一般的塑道圣帝強悍了數倍都不止。現在寧城沖出了海龍圣城,他微微松了口氣。只要寧城沖出海龍圣城。他就可以再次抓到寧城。

    海龍圣城和密市不一樣,并不是隱秘的將在海中。而是懸浮在太素海的海面,遠遠看去就好像一座巨大的山峰屹立。

    寧城沖出海龍圣城后,直接來到了太素海之上。后面的峽執事追的太緊。他只能拼命的揮動天云雙翼,根本來不及祭出星空輪。

    天云雙翼無法保持長時間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峽執事追上。

    寧城無奈的嘆了口氣,看樣子漠拼命的一棍子,依然無法換他保留那一枚神識能量珠,也不知道巴蒙還有多久才可以趕到這里來。

    “別擔心。我巴蒙來了?!蹦腔乖諳氚兔墑裁詞焙蠆趴梢怨吹氖焙?,一道傳音落在寧城耳邊。

    巴蒙腳下沒有任何飛船,整個人就這樣虛空過來,身上道韻流轉,根本就沒有半分收斂。

    寧城心里大喜,巴蒙終于晉級道元了。只是他道韻外溢,顯然還沒有徹底的在道元境界穩固下來。

    根本就不用寧城招呼,巴蒙一來他的日月塔就幻化出兩道光華,兩道光華瞬間鋪滿了這一方空間,鋪天蓋地的轟向了峽執事。

    峽執事急著追殺寧城,眼看就要將寧城控制住。只要他控制住寧城,他馬上逃走。卻沒想到這個時候,有人突然對他動手。不但寧城沒有感受到巴蒙突然過來,就是峽執事也是在巴蒙動手的時候才感受到。

    巴蒙的道韻根基再沒有穩固,也是一個跨進第二步的證道圣帝。更何況巴蒙常年在太素海嗜殺,實力比峽執事半點不弱。

    日月塔壓制下來,峽執事哪里還敢繼續追殺寧城?手中的法寶卷出,同樣幻化出數道光華擋住了巴蒙的日月塔。寧城沒有再逃,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看清楚峽執事的法寶,是一枚六合華珠。

    “轟……”兩道攻擊卷在一起,將周圍的海面直接卷出萬丈真空,甚至將海底都轟開了一道巨大的溝壑。

    整個空間也在兩人的對轟中顫抖,寧城毫不猶豫的吞下爆神丹,直接祭出五色裂星箭。

    峽執事看見寧城的五色裂星箭,頓時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如果單對單,他絕對不懼寧城的五色裂星箭。現在有一個和他差不多修為的道元強者幫寧城的忙,再加上寧城的五色裂星箭,如果硬撐的話,他除了隕落一途,哪里還有別的路可走?

    寧城身上的東西再好,也沒有他的小命好。

    峽執事抓出一道符箓,就要祭出。

    如果單獨面對寧城,哪怕寧城的五色裂星箭鎖定他了,以寧城目前的修為,他也可以祭出符箓走掉。甚至不走,他也有辦法擋住這一箭。

    可惜的是,多了一個巴蒙。巴蒙對寧城能祭出五色裂星箭僅僅是驚詫了一下就習慣了,寧城能有七橋神通,再多一個五色裂星箭又有什么了不起?

    在峽執事祭出符箓的瞬間,巴蒙的日月塔日月光華大作。一道道日月光輪道韻轟下去,將峽執事的六合華珠幻化出來的虹芒直接壓制了下去,就連周圍的空間,也在這一刻被日月塔鎖定。

    峽執事在短時間內沒有完全激發遁符,臉色大變。他知道自己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面對五色裂星箭拖的時間越長,他走掉的可能性就越小。他不應該立即祭出遁符,他應該先逃出五色裂星箭的殺氣鎖定范圍,然后再祭出遁符走。

    灰色的殺氣瞬間聚攏起來,磅礴狂暴的五色裂星箭殺意比之前任何時候都還要狂暴無數倍。散發死亡氣息的箭意中,似乎都有一種不爽。不爽曾經被峽執事逃出過,不爽在它的殺意鎖定下,還有人要祭出遁符逃走。

    箭在淡化,五色在擴散,殺意在聚集,死亡在蔓延。

    “住手,我向你道歉,你不能動我,我是海天閣的執事,我給你海天閣所有的份子……”明白自己被五色裂星箭徹底鎖定后,峽執事完全瘋狂了。他第一次感覺了惶恐不安,第一次感覺到了如此害怕。

    他多么渴望能夠再來一次,如果能夠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單獨來追殺寧城。就算是要對付寧城,他也要拉上幾個幫手。

    寧城的殺意和五色裂星箭一樣堅定,哪怕峽執事再嘶吼,也無法阻攔他殺掉峽執事的決心。

    “咻!”完全消失的黑箭,幾乎要將整個虛空撕裂成為碎片,卷起無窮無盡的虛空殺勢,轟了出去。

    這一刻,箭消失了,五彩長弓也淡化在了虛空之中。整個空間,只有磅礴無盡的天地殺意,只有一種代表這死亡氣息的灰色。

    無弓、無箭、無星不裂!

    峽執事再是道元強者,也比不上一顆星的強悍?;疑納幣飩拿夾惱?,只有峽執事那不甘的雙眼還在睜著。只是雙眼失去了神采,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絕望和悔恨。

    寧城抬手抓起峽執事的戒指和那枚六合華珠,心里徹底的松了口氣。峽執事就好像一枚釘子釘在他的背后,讓他渾身都不舒服,現在干掉了峽執事,整個人都輕松了一截。

    周圍恢復了平常的樣子,就好像這里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巴蒙卻知道,剛才寧城在這里殺掉了一個道元強者。如果說出去,肯定不會有人相信,一個塑道圣帝可以殺掉一個道元強者,事實上他真的親眼看見寧城殺了一個道元強者。

    也許不是他制約住這個道元強者,寧城也無法干掉對方。但是換句話說,就算是他和一個道元強者僵持住,換成一個化道圣帝來,也不一定能殺掉這個和他僵持的道元強者。

    “寧城兄弟,幾年不見,你的實力再進一大步,再過幾年,恐怕我連你的影子都看不見了?!卑兔墑掌鴟ū?,虛空跨了過來。

    寧城哈哈一笑,“巴兄,恭喜你證道道元,也恭喜巴駱再次回到你身邊?!?br />
    巴蒙同樣哈哈一笑,“幸虧我手中有一枚符箓,加上距離你又不是很遠,收到你的消息就趕來,要不然的話你就慘了?!?br />
    他明白寧城的意思,既然他都證道道元,那就說明巴駱肯定醒來了。否則的話,他道心沒有完善,就不會這么快就證道道元。

    “慘了倒是不至于,不過出不了心中的惡氣,所以說這次倒是真的多謝你來救我?!蹦嗆俸儺α誦?。

    巴蒙一擺手,“我們兄弟何必說謝,要說謝,我還不知道要謝你多久。當初你怎么陷落在了陰冥界沒有出來?”

    “這件事一言難盡,我們去海龍圣城再說吧,我在海龍圣城還有一個朋友,他被打傷了,我要去看看?!蹦腔卮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