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一零九八章 黑白須和楚曼荷

qq游戏猎鱼达人黑屏怎么办: 第一零九八章 黑白須和楚曼荷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之前龐垣就說過,合道強者進去也是死路一條。合道強者,那是融合了天地大道的超強大能。這種人也無法穿過永望深淵,恐怕只有玄黃珠這種造化寶物才可以在其中安然無恙了。

    也許可以進入玄黃珠,然后任憑玄黃珠帶他離開這里,不過寧城知道這只能想想罷了。如果真的這樣做,玄黃珠暴露給眾多人知道是小事,重要的是他不一定可以憑借玄黃珠離開這里。

    在玄黃珠中,的確可以安然無恙。但在這種地方,他的神識都無法伸展出去,如何知道玄黃珠應該從什么方向走?

    “新來的?想要出去?”一個突兀的聲音響了起來。

    寧城趕緊回頭,這才看見距離他不遠的地方站著一名灰發女子。雖然臉上滄桑痕跡明顯,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曾經的清秀絕麗。

    “是的,我剛來,想要出去?!蹦竊謖飫锎裊聳柑?,早已知道永望門中古怪的人太多。這灰發女子不認識他,肯定是一直住在永望深淵的邊緣,沒有去過廣場。

    “嘿嘿,想要出去不去和黑白須合作,就和我楚曼荷合作。將你的戒指給我看看,你有沒有資格和我合作?!被曳⑴雍俸僖簧?,不緊不慢的說道。

    寧城退后幾步,語氣轉寒,“鄔林想要看我的戒指,差點被我干掉,你確認你要看我的戒指?”

    灰發女子說的黑白須寧城知道是誰,是整個永望門唯一不去研究那些巨石道紋,也不修煉,專門研究出路的一個混元圣帝。黑白須不但是混元圣帝,還是最頂尖的陣道強者,聽說他布置的困陣可以將半步造界境高手困住。

    因為黑白須的陣道很強,在大家剛剛被困進來的時候,許多人都將希望寄托在黑白須身上。黑白須想要什么就給什么,可以說永望門中強者身上的材料礦石,還有神晶神脈,絕大多數都被黑白須弄走了。

    可惜的是,黑白須研究了數百萬年,依然沒有找到出去的路,也沒有打破永望門。

    “你能打敗鄔林?”楚曼荷顯然沒有足夠的準備,聽說寧城可以打敗鄔林,她的語氣中頓時多了一絲驚異。鄔林擁有五行混沌世界,實力在永望門損耗的最小,這根本就不算是秘密。

    不等寧城回答,她就再次說道,“如果你能打敗鄔林,我想我們的確是可以合作的。我需要九條上品神靈脈,還需要兩條極品神靈脈。神晶越多越好,至于煉器材料,等級越高越好,最好是可以煉制出上品神器的材料。你只要給我這些東西,我相信再有幾萬年時間,我就可以破開永望門,找到出去的路?!?br />
    寧城心里冷笑,不要說他沒有這些東西,就算是有這些東西,他也不會給這個女人,他寧可相信黑白須。

    灰發女子似乎看出來了寧城的不屑,并不在意的說道,“將永望門的空間當成一方虛空的話,如果你有強悍的本事,可以撕裂這里的虛空空間,是不是可以離開永望門?”

    這需要你說嗎?寧城自然知道撕裂空間可以離開永望門。如有能撕裂這里的空間,大家還會等到今天?早就有人撕裂這里的空間了。

    “要撕裂這里的空間,恐怕至少要到半步造界境以上。被關在永望門的沒有任何一個能達到半步造界境的強者,所以想要撕裂這里的空間是絕無可能的。事實上你作為一個星空修煉者,恐怕不知道還有很多位面根本不修煉,他們只是發展科技……”

    如果說這個灰發女子前面的話,寧城根本就不在意的話,那這灰發女子說到發展科技寧城立即就關注了起來。

    事實上在浩瀚星空中,科技星球太多了。四大星空中,就有很多的科技星球。只是隨著寧城的修為越來越高,就發現科技星球有一個瓶頸,一旦星空修士證道后,科技的能力就有些止步了。再強大的科技,似乎也無法阻止證道強者。

    所以在證道后,寧城很少接觸到科技一方面的東西了。他在破則之地用科技星空飛船逃跑,蠻會山也只能干瞪眼。也許蠻會山認出了他用的是科技星空飛船,卻拿不出來這種東西。

    “我曾經專門研究過科技星球的成果,科技星球將我們說的虛空界面相隔當成是多維空間。相鄰的空間之間,距離看起來很近,事實上這些距離是扭曲的,如果真的要過去,恐怕無數年也不一定能繞到你隔壁的空間。這還不計算空間之間的空間風暴和空間錯亂。

    但是在多維空間的界面之間,都有無數空間節點,一旦找到這些節點,你就可以很容易從一個空間到另外一個空間。而我這些年就通過科技手段和陣道手段在尋找這個節點,甚至有了很大的成效……”

    楚曼荷說到這里,寧城已然動容。他研究過科技飛船的煉制,看過空河老人無數的科技玉簡。同時,他也是一個陣道強者,又研究過念煙留下來的陣道心得,若是單論陣道,此時他的陣道水平恐怕早已是頂級神陣師。

    正因為精通這些,他才覺得楚曼荷說的有道理。

    見寧城被自己的話震住,楚曼荷更是得意的說道,“其實你可以想想看,你在低級界面撕裂虛空到另外一個界面的時候,是不是有一種心隨意走的感覺。這并不僅僅是因為你的實力到了那一步,更重要的是你有種不自覺的預感,知道怎么去撕界面。

    其實你撕裂的就是虛空間的節點,我只要找到永望門空間的一個虛空節點,那我們就可以出去。你說,我值不值的你拿出東西?只要再給我幾萬年時間和一些材料,我肯定可以找到這個節點?!?br />
    楚曼荷空間節點的說法,寧城是同意的。不過對于楚曼荷說在低級界面撕裂虛空,等于不自覺的撕裂節點這個說法寧城決不贊同。實力強悍到一定的程度,無論在不在節點,都可以撕裂界面。

    “我去看看黑白須比較一下,如果你的確值得投資,我就投資在你身上?!蹦強擅揮釁窘璩梢瘓浠?,就要將自己身上大堆的頂級煉器材料送人。

    “說的沒錯,就是投資。我和你一起去,別看那老頭比我研究的時間長,他絕對不會有我的成果?!背商僥腔掛冉弦幌?,不屑的冷笑道。若是在外面,寧城拿出十倍她說的東西,她也懶得看一眼。

    ……

    黑白須人如其名,不但他的胡須半黑半白,就連他的頭發也是半黑半白。寧城和楚曼荷走進來,他連頭都沒有抬起來,依然在煉制陣旗。

    在永望門就是這點好,無論去任何人的洞府,都不會有禁制存在,沒有人愿意用神晶來穩固禁制。

    “我剛來,身上還有一堆最頂級的煉器材料,除此之外,我還有一堆的神晶和神靈脈。黑白道友,我準備將這些東西支援你研究出去的辦法,不知道你要不要?”對黑白須的為人,寧城聽說過。想要將他從推演陣法中叫醒來,唯一的辦法就是告訴他你要投資。

    果然在聽到寧城的話后,黑白須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材料,抬起頭來。

    這時一張比龐垣還蒼老的臉,滿臉布滿了歲月的痕跡。

    “若不是修為不斷下降,我在三百萬年前就研究出如何可以出去??上У氖俏倚尬歡舷陸?,人也越來越老,每次就缺那么一點點不能明白?!背齪蹌竊ち系氖?,黑白須第一句話竟然不是詢問寧城要給他多少東西,而是感慨了一句。

    寧城連忙將楚曼荷說的一番話說了出來,他的意思是想要黑白須也說出自己的方向,這樣會讓他更好的判斷給誰投資。作為一個頂級的神陣師和一個不弱的科技強者,寧城并不擔心會被人騙。

    楚曼荷在寧城說完后,眼里很是得意,在她看來黑白須僅僅是死腦筋的想要用陣法破開永望門。這么多年來,黑白須用掉了如此多的資源,也沒有打開永望門,那就說明這個辦法不行。

    黑白須等寧城說完后,淡聲說道,“多維空間?虛空節點?那是小孩子玩的東西,就算是再研究個幾千萬年,也打不開姬風玉的永望門。姬風玉的永望門和空間沒有關系,而是用時間法則布置起來的,你的方向一開始就是錯的?!?br />
    寧城聽到這話,心里頓時一緊,他竟然覺得黑白須說的是正確的。

    “不可能,永望門明明是一個空間,只有空間規則陣法,才可以將這里禁錮起來,這和時間毫無關系。時間法則哪里能夠布置出來空間陣法,這絕無可能……”楚曼荷當即就尖叫出聲。

    黑白須將她無數年的研究直接打了個大叉,換成是誰都無法接受。

    黑白須沒有理睬楚曼荷,而是直接打開一個個大柜,指著里面無數的陣法模型說道,“你看看我的這些陣法模型,也許你會明白?!?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