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一二三零章 太易之變

猎鱼达人3d雪山松: 第一二三零章 太易之變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地下深淵的入口在焦樹神廟,焦樹神廟寧城來過。當初他還可以看見那一株綿延數萬里的枯樹,還有枯樹下無窮無盡的枯根。死亡和衰敗的氣息,遠遠就可以感受到。

    這第二次寧城再來到這里,到處都是一片灰蒙的魔氣。暴戾的氣息充徹了整個天地,至于那綿延數萬里的焦樹神廟,早已不見蹤跡。那一株焦樹,恐怕早已在魔氣深處了。

    在灰蒙蒙的魔氣區域之外,是一些臨時布置起來的隔絕陣法。在這些陣法邊緣還有眾多的人類修士和一些魔物大戰,每時每刻都有人類和魔物被殺掉。在地下到處都是白森森的骨骼,可以想象這里曾經隕落過多少人。

    寧城心里暗自慚愧,這魔物提前爆發,應該和他有關系。也不知道是因為他破開了封印造成,還是吸收走了鎮壓地下魔物的神髓造成。

    站在寧城身邊的老氣體可沒有這種想法,他舔了舔嘴唇,“好多的魔物,看樣子要大發一筆了?!?br />
    就在此時,一聲凄厲的戰鼓聲音響起。跟著無數的道庭修士軍、散修、宗門弟子和魔物撞擊在一起,凄厲的嘶叫聲音和法寶轟擊聲音傳來。

    人類修士的元神不斷被魔物吞噬,魔物的魔晶也不斷被人類修士奪走。

    寧城看著無數的修士隕落,默然無語。按照道理說,太易界入侵太素界兩次,太易的實力受損,他應該高興才是。但現在,他半點都高興不起來。

    “前輩,我們也去發點財嗎?”在老氣體眼里,這里有無數高級的魔晶,對他來說,這就是發財。

    至于那些隕落的修士,呵呵,那是自己實力不濟罷了。想要更進一步,想要獲取更多的修煉資源。那就去拼命。當初,他也是這樣過來的。大道無情,這僅僅是一個體現而已。

    寧城正想點頭,忽然又是一陣脆鑼音鳴起。人類修士紛紛后撤,那些魔物似乎也有默契一般,紛紛后撤。只有一些零散的人類修士和那些落單的魔物還在戰斗。

    寧城心里一沉,當初地下深淵的魔物爆發,他也戰斗過。那是毫無理性。毫無秩序而言的戰斗。對這種戰斗,寧城根本就不在意。哪怕魔物再強再多,那種基本上沒有組織,只有本能的沖擊根本就奈何不了人類修士。

    但現在不是這樣,這些魔物顯然有了組織和秩序,這是有帶領下的攻擊和撤退。

    “不去了,我們去指揮大殿,我要去看看老朋友印星文,對了,還有那幾個道庭的道君?!蹦強醋旁洞Ω咚嗜繚頻慕ㄖ?。嘿嘿一笑。

    剛才無論是擂鼓沖擊,還是撤退的鳴鑼,都是從這大殿中出來的??囪誘飧齦咚嗜朐頻拇蟮?,是太易界為了對付魔物臨時組建起來的。

    大殿建筑外圍方圓數萬里,都是各種各樣的洞府。一些簡陋的坊市和地攤建立的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人川流不息。這里每天的確要隕落眾多的修士,但是每天會有更多的魔晶出現。因為這魔晶,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晉級。

    寧城和老氣體走進去根本就沒有人阻攔,也就是說這里任何人都可以進來,然后都再出去。

    “嘭!”一道輕微的空間波動從旁邊的一個臨時洞府中傳出。寧城下意識的停了一下腳步。盡管他的神識沒有滲透進這臨時洞府,卻感受的出來,這種空間波動是有人在動手。

    這里不是太易人類修士聚集的地方嗎?怎么還有人在洞府中動手?

    寧城的神識立即就掃了進去,洞府的簡單隔絕禁制在寧城的神識當中。猶如紙糊的一般,毫無阻礙。

    這洞府中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大廳,讓寧城驚異的是,大廳正上方坐了四名男子。除此之外,在大廳的正中間,站著七八名女子。這些女子無一例外的都穿著極少。而且修為都被禁錮住。

    一名只有育道修為的男子站在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面前,臉上非常憤怒。這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嘴角溢出血跡,寧城一看就知道,剛才這個身材高挑的女子是強行掙脫禁錮動手造成的。

    “子平兄,再找一個去睡吧,這個不識好歹,不如送去封印魔物?!弊謖戲降囊幻兇鈾檔?。

    被叫著子平兄的育道圣帝獰笑一聲,“我偏要睡這個辣椒,不識好歹,嘿嘿,我最喜歡不識好歹的女人……”

    這名育道圣帝的聲音戛然而止,他發現自己的脖子被拎了起來。

    “放開他?!貝聳弊諫廈嫻乃拿兇油閉玖似鵠?,驚聲叫道。

    寧城倒是真的一抬手就將這育道圣帝丟了出去,不等剛才站起來的四名男子松口氣,寧城就繼續說道,“老氣體,將這幾個螞蚱丟在一邊,我來問?!?br />
    老氣體虛空抬手一攝,五名男子被他丟在腳下踩住,連半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這一切都是迅速發生,直到寧城坐在了大廳最上面的位置,大廳中的眾人才反應過來。

    感受到一種死亡的氣息壓抑過來,那叫子平兄的男子眼里閃過一絲驚懼,顫聲叫道,“我叫須子平,是須家的人?!?br />
    “哦,沒聽說過,須家是誰?”寧城拍了拍手邊的椅角問道。

    那因為強行反抗,嘴角溢血的高挑女子沙啞說道,“就是須勝河的家族,須勝河是太易三大陣道大師之一,聽說早已合道,甚至是合道中期強者?!?br />
    “哦……”寧城倒是詫異的看了一眼這個身材高挑的女子說道,“你說這些,不怕我心里害怕,馬上逃走,然后不救你們?”

    高挑身材的女子嘴角溢出一絲慘笑,“我早已沒有想活著,我只希望前輩走的時候,順便給我一個痛快?!?br />
    寧城點點頭,抬手丟出一枚丹藥送入這高挑身材女子的口中,同時彈出幾道道韻氣息。

    周圍被禁錮住的七名女子,在這一瞬間全部解開了禁錮。

    這幾名女子驚喜不已,趕緊上前感謝寧城。寧城擺了擺手,對那高挑女子問道,“說吧,為什么要將你們抓到這里來,是不是又要布置那純身鎮壓封印?”

    身材高挑的女子躬身一禮,寧城的一枚丹藥,和不動身體輕易解開其余數人的禁錮,她就知道寧城是一個絕對強者。老氣體憑空攝走幾個育道、塑道強者,這更可怕。

    “回前輩,正是如此。地下魔物爆發,越來越強大。雖然太易界現在看起來并沒有落在下風,事實上很多人心里都清楚,這樣下去,太易遲早會被魔物完全占據。所以太易界幾大道庭和宗門,還有太易界的界主印星文就想要通過和之前同樣的辦法,封印住地下魔物?!?br />
    這高挑身材的女子說到這里,寧城的臉色有些凝重起來,一界被魔物占據,那可不是小事。哪怕他和太易的印星文有仇,他也不能坐看這種事情發生,更何況這事情和他有直接的關系。

    “你叫什么名字?”寧城問道,這高挑女子只有塑道境界,見識很不一般,說話條理清楚分明。簡單幾句話,就將事情的大概說了出來。不但如此,她還推斷出太易界無法擋住這些魔物的沖擊,很有見識。

    高挑身材的女子躬身說道,“晚輩喬曉藍,是一個散修?!?br />
    寧城嗯了一聲,繼續問道?!熬菸宜?,現在魔物完全爆發,想要用女子做純身鎮壓封印,恐怕不大現實?!?br />
    喬曉藍握緊了拳頭,臉上閃過一絲悲意說道,“因為須勝河是一個頂級陣道大師,他提出了用一萬八千名少女煉制純身鎮壓封印柱,大范圍的鎮壓住地下魔物……”

    寧城聽到這句話同樣是震驚不已,這需要多狗頭才能想出的餿主意?姑且不說一萬八千少女肯定無法鎮壓住地下魔物,就算是鎮壓住了,能管到幾天?

    “你怎么知道這件事?”寧城心里忽然起疑,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外泄的。如果外泄了,還有這么多修士來這里殺戮魔物才是怪事。

    “因為就是他剛才對我傳音說的,我們只是其中的一小批而已,一旦檢查完畢,就會被關押到一個地方,等著煉制封印柱?!鼻竅兌恢傅叵鹵煥掀宀茸〉男胱悠?,切齒說道。

    寧城明白過來,須子平是想要用這個消息威脅喬曉藍,他冷冷的看向須子平。須子平見寧城的目光看向他,連忙說道,“這不關我的事情,你不能動我,我……”

    寧城一擺手,對老氣體說道,“全部殺了?!?br />
    老氣體嘿嘿一笑,腳下道韻擴散出去,包括須子平在內,五名男子在他的腳下直接化成了虛無。

    喬曉藍幾人看的眼睛一陣陣的抽搐,這種可以將育道圣帝直接化成虛無的實力,恐怕是混元圓滿了吧?

    寧城站了起來,對喬曉藍幾名女子說道,“我要去找印星文,但是你們必須要發誓,不得將這件事說出去,否則的話,我會直接殺了?!?br />
    這種事情一旦說出去,太易界對付魔物的聯盟恐怕立即就會潰散掉。

    喬曉藍知道寧城的意思,趕緊說道,“前輩請放下,晚輩就跟在前輩身邊,絕對不會將這件事說出去?!?br />
    其余幾名女子連忙發誓,保證不將這件事說出去。

    寧城正想詢問喬曉藍跟在他身邊干什么,忽地想起了一件事情,臉色突變,“老氣體,馬上和我一起去找印星文這匹夫?!?br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