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一三一五章 詭異之地

猎鱼达人藏宝图: 第一三一五章 詭異之地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沒想到你竟然擁有七橋神通中的前面六橋,七橋神通融合起來,那才是真正的大輪回?!?br />
    一到天地神墓崗,葉默就贊道,“我之前的話沒有說完,你知道為何七橋神通中的輪回,和我的輪回神通有區別嗎?并不是神通的來歷有區別,而是這個神通的規則形成有區別。

    遠古之后眾多位面的陰冥界規則破碎,輪回通道不全。為了彌補輪回規則,很多位面的強者都利用僅有的輪回氣息建立起了不完善的輪回規則。絕大多數陰冥界都只剩下了第七輪回橋,我所在的位面就是。盡管第七輪回橋是七橋中最強大的,卻不完善。我能祭出輪回神通,是和我的功法有關系,那是我自己推演出來的……”

    “嗤……”葉默的話發沒說完,又是一道虛空撕裂之聲傳來。

    “那個女人又來了,我們分頭走吧,有機會再見?!幣賭低暾餼浠吧硇我簧?,直接消失在天地神墓崗。

    寧城同樣不慢,他換了一個方向,同樣消失不見。

    天地神墓崗的天地規則碎裂破碎凌亂不堪,卻遠比外面強悍太多。就算是那個女人來了,也無法用神識輕易找到他的所在。而且天地神墓崗到處都是?;至?,一步小心就會陷入其中。

    寧城心里很清楚為何圣道宗的宗主沒有說繼續聯手的事情,他們兩人的修為太低了。就算是用七橋聯手,也只能稍微阻攔對方一下。現在這一招已經用過一次,如果再用,估計連小命都難以保住,還不如分開各憑運氣逃走。

    寧城一邊瘋狂的逃往天地神墓崗深處,一邊下定決心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學會第七輪回橋。只有七橋融合,七橋神通才是真正的頂級大神通。

    ……

    邢曦腳踏青蓮站在天地神墓崗邊緣,眉頭微皺。天地神墓崗她雖然沒有來過,卻聽說過這里的危險。如果說之前她并不在意天地神墓崗,但是現在她卻不得不小心。

    到現在為止,迦量山頂是誰對她偷襲,她都沒有弄清楚??杉灰攪隋攘可?,這里就是一片?;?。

    她也只是猶豫了片刻,依然一步踏入了天地神墓崗之中。再怎么危險,她也不能讓兩個擁有造化寶物的家伙從她的眼皮底下逃走。

    一想到她只要殺了那兩個螻蟻,她將擁有三件造化寶物,邢曦就渾身發抖。那是一種興奮,是一種難以克制。修煉到了她這種程度,什么東西不能克制?唯有三件造化寶物同時屬于她,這件事她不能克制。

    擁有三件造化寶物,浩瀚宇宙將由她邢曦主宰。無論是誰,命運都會掌控在她邢曦的手中。

    ……

    寧城知道邢曦的厲害,加上他的修為比不上圣道宗的宗主,所以一進入天地神墓崗就瘋狂的往深處急遁。

    天地神墓崗再危險,也比他落在邢曦手中好。在天地神墓崗危險的地方,他也許還有活命的機會,在邢曦手中,估計他神魂都會被滅掉。

    一道道狂暴的氣息在后面壓抑而來,寧城心里大罵,他知道那個叫邢曦的女人現在追殺的不是圣道宗的宗主,而是他。

    也是,那個女人追殺圣道宗宗主不知道多少時間了,也沒有得手。現在肯定是想要先將他干掉再說。相比之下,他一個混元圣帝,在那個女人眼里估計就是一盤小菜。

    必須要盡快合道成功,寧城心里愈發有一種迫切感。以他最近的感悟,想要短時間內合道,雖然困難,也不是不可能。

    真是運氣不佳啊,如果不逃到這邊來,也就不會自投羅網……

    自投羅網?寧城想到這里心里一震,他瞬間就明白過來。什么自投羅網,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他都撕裂了無數界面了,怎么恰好就來到了隕仙舫虛市之外?

    這顯然是那個女人故意逼來的,那個女人想要將他和圣道宗的宗主一網打盡,索性將他逼到了這里。

    想到這里,寧城的思路愈發清晰起來。圣道宗宗主葉默是主動逃到這里來的,而那個女人追殺葉默來到這里后,看守自己的神念分身發現自己要走,然后就通過這神念分身追殺。他逃走的時候撕裂界面并沒有多想,只是想那邊簡單就往那邊走。

    結果在那個女人的神念分身有意引導下,他就來到了迦量山外圍。這還是他突然醒悟過來,想要干掉那個神念分身。否則的話,恐怕他會直接被逼到迦量山這邊來。

    心思好慎密的女人,想到這里,寧城突然換了一個方向。

    這個女人心機深沉,如果在天地神墓崗再將他攔住,他可沒有圣道宗宗主的本事,單獨逃走。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從最簡單的方向逃,反正不按照常理逃就行了。

    “咦……”極遠處追著寧城的邢曦驚咦了一聲,正如寧城猜測的那樣,她已經打算將寧城逼出天地神墓崗了。她也擔心在天地神墓崗動手,會造成更大的動靜。

    卻沒有想到這個螻蟻如此精明,居然洞悉了她的想法。再這樣任憑他逃下去,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得手?想到這里,她再也顧不得這里支離破碎的規則界面,抬手就撕開了虛空,想要通過撕裂虛空的形式攔在寧城的前面。

    寧城費勁千辛萬苦逃出的路,在這女人輕易一撕之下就縮短了大半。

    寧城心里焦急萬分,更是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上哪芰姑揮邪旆ㄔ謖飫鎪毫研榭?,否則的話,就算是冒再大的危險,他也會去嘗試。

    直接撕裂了虛空,沒有任何危險,讓邢曦大是松了口氣。剛剛落下,她再次撕開了虛空。

    虛空剛剛撕裂開,一道完全凌駕于周圍規則之上的空間錯位交錯而來,哪怕邢曦反應再迅速,依然被可怖的空間錯位撕掉了身上的衣裙。光潔的胸部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只要她剛才慢了一步,那可怖的空間錯位就會讓她肉身殘破。

    邢曦倒吸了一口冷氣,哪里會管自己衣不遮體,趕緊倒飛出去。

    剛才她撕裂空間的地方,此時規則更是凌亂破碎,一道道縱橫的道韻在原地肆虐,猶如九層地獄。

    遠遠看著這恐怖一幕的邢曦,依然有些后怕。她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也許只有真正的合界境強者,甚至是造化境強者才可以在這里隨意縱橫。

    緩緩平息了自己的心情,邢曦取出一套新衣裙穿上,這才尋找寧城的蹤跡。只是這一耽擱,寧城早已消失在了天地神墓崗的深處。

    欲速則不達這句話,邢曦總算是明白了。她并不會就此罷休,哪怕在這里尋找數萬年,她也要將這兩個擁有造化寶物的家伙找出來。否則等他們造界成功,她將再也奈何不了兩人。

    ……

    寧城哪里知道邢曦的遭遇,他也不敢用神識去查看,他瘋狂的急遁。以他這種速度,在天地神墓崗就算是不落進一些?;?,也可能被拿下強悍的凌亂規則攪碎肉身。

    但是寧城完全顧不上了,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一道虛空裂縫橫掃過來,他連避開的能力都沒有,直接被那一道強悍的虛空裂縫吞滅了進去。

    寧城心里暗道不好,無極青雷城第一時間就祭出。無極青雷城器靈被那一道不滅斧斧紋重傷,到現在還殘破不堪,但是寧城在這里也只能依靠這一件護身法寶。

    僅僅幾個呼吸時間,寧城就感覺到了不對。他現在來到的地方就好像不是人間,是地獄?不對,這里顯然也不是地獄。

    他神識所接觸的地方,有些天地規則齊全,有些地方天地規則破碎不堪?;褂行┑胤?,甚至沒有規則。

    這種詭異情況,寧城還是第一次感覺到。一般在一個空間之下,規則破碎都是破碎的,規則齊全也都是齊全的,而不會和這種情況類似。

    這還不是讓寧城覺得最詭異的地方,讓他真正覺得詭異的地方是這里的除了空間規則之外,時間規則同樣不同。若不是他接觸到了時間規則,甚至時間規則神通還是他的大殺器,他甚至感覺不出來。

    這里有些地方時間流逝極快,在這種地方呆一刻鐘就好像過了幾個時辰?;褂行┑胤絞奔淞魘潘坪跫然郝?,在他的神識感覺中,在這種地方呆上一年,外面正常的時間也才過去十天半月的。

    同樣也有那些時間流逝看起來很正常的地方,比如他幸運的站立處。周圍的天空一片灰蒙蒙,神識看不到邊,眼睛看不到邊。

    隱約的道韻轟鳴在這灰蒙蒙的空間中肆虐,似乎在極遠處,又好像就在身邊。一切都表明,他來的這個地方實在不像一個正常的所在。

    寧城小心的踏前了幾步,“咔嚓”一聲,腳下猜到了一處硬物,他正想查看一下,磅礴浩瀚的道韻氣息涌了過來。這種磅礴的道韻氣息,他連阻攔躲避的能力都沒有。

    好在寧城很快就發現了這道韻氣息僅僅是強者遺留下來的,對他沒有任何危險。涌來的道韻中蘊含著玄奧的天地大道,無窮無盡的萬物起源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