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一四六八章 戰宿愿

qq游戏猎鱼达人黑屏怎么办: 第一四六八章 戰宿愿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年輕男子顯然不是中年文士的對手,加上中年文士先行出手,那年輕男子周身的護身界域直接被轟開。等那年輕男子擋住中年文士攻擊的時候,中年文士早已將他丟下了千米遠。

    這種強者爭奪,哪怕一分一毫都是關鍵,相差千米遠那是鐵定沒有機會了。年輕男子似乎也知道自己再沒有機會,憤怒的盯了那中年文士一眼,沒有半分猶豫的瞬息離去?;炻夷誚綹嶄湛?,這里面的任何東西都是混沌初分之時的珍貴寶物,這個時候的每一息都不會有人去浪費。

    和中年文士趕走年輕男子恰好相反的是,胖和尚出手對付白發老者的時候,白發老者卻硬生生的承受了胖和尚的道韻攻擊,然后借助胖和尚的攻擊道韻,拼著界域裂開道韻散亂的危險更是加快了速度。

    胖和尚和中年文士的打算本來是一樣的,將身邊的對手趕走后,將會比寧城更先一步到達鴻蒙道韻的所在。

    但現在因為白發老者的做法,幾個沖向鴻蒙道韻的人當中,白發老者的速度反而最快。如果按照白發老者的速度,他肯定是第一個沖到鴻蒙道韻的近前。

    寧城費了如此大的辛苦,引來了不滅斧,甚至自己也參與了打開混亂內界,豈能讓到手的東西被人搶走?

    哪怕有無痕裂空在前面擋住,寧城這一刻的速度也是提升到了極致,甚至很久都沒有用上的天云雙翼也瘋狂揮動起來。在這個時候,哪怕增加一點點速度,也會是一個巨大的優勢,更何況天云雙翼給寧城增加的不是一點點速度。

    虛空就好像在寧城腳下消失了一般,僅僅是轉息時間,寧城就超越了那白發老者。

    幾乎是在這同時,寧城和白發老者還有中年文士都動手了。

    寧城抬手再次揮出了無數道規則道韻,將這一方空間變成了他的規則界域。而白發老者和中年文士都全力的轟向了寧城。

    中年文士的法寶是一支銅蕭,白發老者的法寶卻陰險無比,是一根幾乎肉眼和神識都看不見的無色針。

    那中年文士的銅蕭還好一些,蕭音雖然可以震散寧城的規則道韻,還不能攔住寧城。倒是白發老者的無色針如果不是寧城先行祭出了無痕塌空,寧城甚至懷疑他能不能躲過這老者那神識都掃不到的無色針。

    寧城的規則空間只能讓蕭音和和無色針略微慢了一點,但無痕塌空帶起的層層虛空塌陷,讓蕭音失去了攻擊效果,無色針也緩慢了下來,至少神識已經可以掃到。

    哪怕是無痕塌空,也無法撕裂這里的空間,只能造成虛空的些微塌陷。這細微的塌陷,對寧城來說已是足夠。

    在無痕塌空擋住白發老者的時候,寧城鎖定了那一道鴻蒙道韻。

    一種獨立在云端,??粗諫母芯跬回S可?,那不僅僅是浩大和磅礴,而是一種一覽眾山小的強大心境。

    寧城深深的吸了口氣,就算是再不懂,他也知道這鴻蒙道韻恐怕是這一方宇宙中最珍貴的修煉寶物了。握住這種寶物,哪里還有什么資質之分?

    一道?;⒋?,寧城手中的造化神槍化成了無數槍紋轟向了?;吹姆轎?,手中更是不問不顧的打出無數禁制鎖住了這一道鴻蒙道韻,將其拉進了自己的界域當中。

    在寧城剛剛收起鴻蒙道韻,“轟”的一聲道韻炸裂開,寧城的造化神槍被一道強大的道韻力量轟中??窬淼匿鑫寫幽且壞籃杳傻澇纖詰奈恢鎂砥?,寧城被造化神槍反噬回來的道韻力量轟的倒飛出去,護身界域出現了幾條裂紋。

    寧城暗自震驚,若是他晚了片刻收走那一道鴻蒙道韻,鴻蒙道韻恐怕就會被剛才的漩渦卷走。就算是他還能從漩渦中搶奪回來,估計也沒有這么簡單了。

    各種攻擊都平靜下來,寧城驚喜的發現在他的腳下有一大塊定壤。這可是之前他費勁千辛萬苦才找到的,現在就隨隨便便出現在他的腳下?;炻夷誚綣壞醬Χ際潛ξ?,等會一定要仔細搜尋一番。

    寧城趕緊抬手抓起了這一塊定壤,送入玄黃珠??上Р皇嗆餿?,如果是衡壤的話,他五壤就聚集齊全了。

    直到此時,寧城才將目光落在了他的對面。在他對面站著三人,一名胖和尚,一名中年文士,而站在最前面的卻是一個紫發女子。那名祭出無色針的白發老者早已消失不見,看樣子他應該是知道無法從寧城手中搶走鴻蒙道韻,這才主動離開。

    紫發女子見寧城興奮的收起一塊定壤,嘴角露出一絲不屑,語氣平淡的說道,“交出鴻蒙道韻,然后走?!?br />
    寧城呵呵一笑,這女人還真是好大的自信。鴻蒙道韻是自己搶到的,竟然讓他直接交出。聽她那口氣好像自己不交出,她會不客氣一般。

    見寧城并沒有理睬自己,這女人周身道韻狂漲,一道道強悍的大道氣息爆棚炸開,就是遠處的胖和尚和中年文士,也不得不讓開了一些距離。

    “最后說一次,交出鴻蒙道韻,然后滾?!弊戲⑴又苯詠吒某閃斯?,殺意道韻更是一波又一波的凝聚成了實質。

    這是命運道君?寧城驚異的看著這紫發女子,心里疑惑不定。

    因為在女子周身的大道道韻就是命運道韻,有一種宿愿的道韻氣息在其中……

    可是他聽蕭無心說命運道君是一個很和善的人,不但將自己的命運功法傳授給眾多道徒,更是經??斕萊÷鄣?,這女人如此兇悍,真的是命運道君?

    “我明白了,原來你是藍誠愿族的祖先,果然是什么樣的葫蘆出什么樣的瓢?!蹦欠榪窬突腥凰檔?。

    藍誠愿族的祖先修煉的就是命運功法,不過從這紫發女子寧城可以看出來,她將命運功法的分支宿愿之命感悟到了極致,甚至再有突破。

    隨即寧城就搖了搖頭,除了那個阿離之外,藍誠愿族的幾個王上好像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對寧城知道藍誠愿族,紫發女子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她見寧城搖頭,根本不再廢話,一道灰色蝶形法寶卷起滔天的愿力道韻轟向了寧城。

    在這紫發女子祭出法寶的瞬間,寧城就感覺到自己有一種要匍地祈禱的渴望。隨著那蝶形法寶而來的愿力滾滾如煙,浩瀚無邊。

    寧城從未想過愿力可以達到這種恐怖的程度,若是心志弱一些,恐怕整個人都會直接被這愿力化成一道道韻,然后成為愿力中一份子。而且這種化為愿力道韻,還是自己心甘情愿。

    那種沒有聲音的道韻充徹了寧城的身心和靈魂,這種充徹,似乎根本就無法用身體和意志去驅除。

    我要用我的血肉祈禱,我要用我的靈魂祈禱,我要用我的大道祈禱……

    無窮無盡的愿力道韻,在這一刻間寧城完全包裹起來,那種壓抑和煎熬,似乎只有跪倒在地才可以緩解和解脫。

    “給我化成宿愿道韻……”紫發女子厲聲呵斥道,那蝶形的法寶更是猶如滾滾大山一般,幾乎壓到了寧城的頭頂。

    一邊觀戰的中年文士悄然退走,他知道,就算是寧城被殺了,那鴻蒙道韻也不再是他的。

    一絲冷笑出現在紫發女子的嘴角,她不知道寧城怎么走了****運,竟然能進入混亂內界,還得到了一道鴻蒙道韻??上У氖?,遇見了她宿愿道君,一切都是虛幻。

    “咔嚓……”寧城的界域碎裂開來,那蝶形法寶更是卷起無窮無盡的宿愿之力狂碾下來。

    寧城慢慢睜開眼睛,周身道韻狂卷,自身的道韻規則再次幻化成了新的界域。他的界域任何人破去也要花費代價,不要說不是命運道君,就算是命運道君來了,也是一樣。

    在寧城睜開眼睛的瞬息,紫發女子心里沒來由的咯噔一下。

    她的愿蝶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靈魂,吞噬了多少大道道韻,卻從未有人和寧城一般。有部分強者在被愿蝶吞噬的時候的確會看向她,那眼中只有虔誠的祈禱和期盼,絕對不是寧城這樣,冷靜中帶著幾分譏諷。

    沒等紫發女子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寧城的造化神槍已是一槍轟出,狂卷的槍意帶起無窮無盡的歲月氣息,轟向了她的愿蝶。

    這是時間規則神通,作為一個至強者,紫發女子自然知道歲月功法的強大。最強大的歲月功法是頓滯,甚至是倒流。

    可是寧城祭出的這一道歲月神通不是歲月的頓滯,也不是歲月的倒流。如果讓她用自己的感覺來形容這一道神通,那就是光陰如梭,歲月似箭。這是歲月飛速前進。

    這一刻,歲月如決堤的河水一般瘋狂傾瀉而下,這傾瀉而下的歲月道韻形成了一個空間,歲月時空。

    這是寧城歲月三重境的第三重!

    “轟……”碾壓而下的愿蝶被歲月空間一擋,突兀頓滯,那無窮無盡的愿力道韻似乎在這一刻被歲月吞噬了。一支長槍越過了歲月空間,轟在了頓滯的愿蝶之上。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