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六十四章 相見恨晚

猎鱼达人是怎样坑钱的: 第六十四章 相見恨晚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寧城聽到這里,心里忽然澎湃起來。只剩下億萬分之一的修為,還可以將奕星大陸最強大的高手當成螻蟻,這是什么概念?難怪人家可以橫穿位面,修煉到極致竟然有這種可怕的能力?

    這一刻寧城心里就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他要瘋狂修煉,就算是達不到太叔奕那種可怕的修為,他也要努力撕開位面,回到地球上去。

    太叔石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些激動,他緩和了一下語氣說道,“我太叔家記載,位面和界面不同。不同的位面之間修煉的功法也不盡相同,甚至連其中的等級都不一樣。但是殊途同歸,任何修煉,都是將天地靈氣轉化為自身修為的一個過程,絕無例外。

    各個位面的修煉結構是根據無數年沉淀下來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我修煉的功法,就是我祖先臨時修改過的。又經歷了我太叔家數千年的滄桑變幻,現在流落到我手里的,也只有到筑元境的功法了,唉……”

    說到只有筑元境功法的時候,太叔石眼里的落寞顯而易見。

    寧城感覺到太叔石此人雖然看起來有些小白臉,可是說話直接,他很是欣賞。隨即呵呵一笑說道,“太叔兄不用擔心,只要你將來修為高了,再回樂洲,說不定還可以找到你太叔家的功法。我和太叔兄一見如故,不如找個地方一邊喝酒一邊閑聊,豈不是更好?”

    “寧兄說的甚好,我正有此意。對于功法我倒也不擔心,比起低級洲眾多的人來說,我已經走在了他們的前面?!?br />
    太叔石顯然不是什么扭捏之人,情緒很快就恢復了過來,然后又將話題轉開說道,“我們去西嘉城,西嘉城是垣洲第三大城。在西嘉城有一個著名的學院,蒼炎四星學院。這里也是享受生活的地方,我每過一段時間,都會去西嘉城住一段時間?!?br />
    說到后面太叔石的神情似乎有些扭捏,寧城沒有注意太叔石的神情,他想的是蒼炎四星學院。當初他和安依在海灘上遇見一個重傷之人,那人想要殺他和安依,結果被他反殺了。他記得那個家伙就是蒼炎四星學院,叫薛泰初。

    見寧城注意力不是很集中,太叔石提醒了寧城一下說道,“從這里到西嘉城如果坐獸車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我們自己踏劍飛行,只要兩天時間就可以了。寧兄修有神念,想必也可以踏劍飛行。不過在這里聚氣修士踏劍飛行,絕對不可張揚。我們盡量走偏僻的地方,一般很少會有人發現?!?br />
    兩人祭出飛劍后,太叔石果然盡量從偏僻的地方走,一路上除了山脈和荒丘,根本就遇不見任何人了。

    寧城感覺太叔石應該是一個可信之人,干脆說道,“太叔兄,我來到垣洲,就是想要去化洲。我也知道自己的修為太差,所以我想要晉級到凝真后,再去化洲?!?br />
    太叔石不知道寧城想要凝真丹,他聽了寧城的話,猶豫了一下才說道,“不是我打擊寧兄,就算是寧兄有機緣,在垣洲能夠晉級到凝真,也無法到達化洲。從垣洲進入化洲和從平洲到垣洲完全不同,我不知道寧兄是怎么穿過大安森林的?;蛘呤竊似淮?,或者是有好的線路圖。

    但從垣洲到化洲中間隔著無邊無際的大沙漠,普通的筑元修士都不敢穿越這種可怕的沙漠,更不要說一個凝真修士了。在大沙漠當中,有無數的可怕沙妖獸,還有無數的沙漠漩渦,更可怕的是隨時可以遇見落雷,一不小心就會被狂沙吞噬的干干凈凈。一般去化洲,都是有玄液境修士壓陣,通過大型飛船飛過去的。

    再說就算是在垣洲晉級凝真也是艱難無比,垣洲的資源確實是比平洲要豐厚一些,這種豐厚也是非常有限的。一枚凝真丹,就不容易弄到?!?br />
    寧城干脆說道,“我先晉級凝真,如果實在是晉級不了凝真,我沒有打算去化洲。一旦晉級了凝真,我倒是有一些把握前往化洲。我有前往化洲的簡易地圖,總比盲目趕路要好的多?!?br />
    “你有通過落雷沙漠的地圖?”太叔石驚喜的問道。

    “那是叫落雷沙漠嗎?我確實是有一個簡易地圖?!蹦撬底乓丫塹贗既「頌迨?。

    太叔石看了那地圖后,更是驚喜的說道,“沒錯,這確實是落雷沙漠的簡易地圖。沒想到你還有大安森林的簡易地圖,難怪你能通過大安森林?!?br />
    將地圖再次還給寧城后,太叔石略一沉吟說道,“這樣就好辦了,我也想去化洲。畢竟只有到了化洲,才有機會去中級洲郟洲。要不我們結伴吧,凝真丹的材料我收集的差不多了,現在只缺主靈果金蟬果和一種輔助靈草茗地藍,金蟬果麻煩一些,茗地藍倒是好辦……”

    寧城開口打斷了太叔石的話說道,“我有金蟬果?!?br />
    太叔石聽到寧城的話,突然頓住,他甚至忘記了自己要說的話,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寧城:“你真的有金蟬果?”

    寧城取出一個木盒遞給太叔石說道,“你看?!?br />
    太叔石激動的抓過木盒,當他發現里面果然是一枚金蟬果的時候,立即哈哈大笑說道,“得來全部費工夫啊,寧兄,我們再找到茗地藍,就可以煉制凝真丹了。凝真丹包在我的身上,我有辦法找到茗地藍,也有辦法請人幫忙煉制一爐茗地藍。這金蟬果你先收起來,到煉丹的時候,你再拿出來?!?br />
    寧城并沒有接過太叔石遞給他的木盒,微微一笑說道,“太叔兄,你之前也說了,我們一見如故。這金蟬果不如放在你的身上,等煉丹好了后,給我一枚就可以了?!?br />
    寧城自信他不會看走眼,太叔石絕對不會是一個為了一枚金蟬果就玩失蹤的人。如果他看錯了,那只能怪他眼拙。

    太叔石沒有繼續推辭,將木盒收起來后,對寧城說道,“寧兄,你這個朋友我交了。你放心,我太叔石不會讓你失望?!?br />
    兩人越聊越歡暢,實在是相見恨晚。

    寧城是修煉的菜鳥,他的一切理論都是東拼西湊,還有通過功法玉簡自己推斷出來的。中間有許多的小細節和錯誤,在和太叔石互相探討印證之下,受益匪淺。一些不大明白的淺顯道理也豁然貫通。

    太叔石心里更是震驚寧城的天才大腦,他和寧城完全相反,寧城不懂的都是一些基礎的東西。而他不懂的都是一些功法延伸的問題,原本他是作為話題拿出來和寧城探討的,卻不想寧城一一為他找到了正確的方向。

    這一番聊天下來,太叔石更是肯定寧城將來絕非尋常。

    “太叔兄,你祖先太叔奕留下的一些位面信息,能不能給我看看?”寧城感覺他和太叔石聊到這個程度了,要看看一些位面信息應該也不會有問題。

    太叔石露出歉意的表情說道,“寧兄,我太叔家都是口口相傳,并沒有實際書簡留下,如果有的我肯定會拿出來給寧兄看看。也正因為是口口相傳,我太叔家的功法這才越來越少?!?br />
    寧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本來想要知道到底什么是位面,然后看看將來能否回到地球。

    見寧城有些失望,太叔石猶豫了一下說道,“寧兄,對位面我倒也知道一些。據我太叔家的傳承,同一個位面可以有無數的星球和無數的大陸。位面和界面不同,聽說在奕星大陸修煉到了極致,可以飛升到另外一個界面上去。但就算是飛升到另外一個界面,也是在同一個位面之中。

    一般的修士,哪怕修為再高,也很難從一個位面到另外一個位面去。我祖先太叔奕卻因為一樁大禍,從另外一個位面來到了奕星大陸所在的位面。而且他到奕星大陸的時候,肉身已經完全消失了,只有一絲元神存在。他的肉身是在奕星大陸重塑的?!?br />
    “那也沒有什么不同啊?!蹦青雜?,他不知道地球和奕星大陸是不是同一個位面。按照太叔石的說法,這位面就好像地球上說的星系一般。如果地球和奕星大陸是處于同一個位面的星系當中,等他將來修為到一定的程度,說不定真的可以回去。

    如果不是一個位面,那他估計永遠也沒有回去的機會了。

    太叔石卻說道,“不同的位面時間概念完全不同,在我們這個位面過了數千年,回到另外一個位面或者才過了幾天也不一定。當然,這些也都是我太叔家傳承下來的信息。經過了這么多年,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我自己都不清楚了?!?br />
    寧城忽然又盼望奕星大陸和地球不是一個位面了,如果不是一個位面,他在奕星大陸無論修煉多久,在地球才過了很短的時間也不一定。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飛行,再加上路上休息的時間,兩天時間轉瞬即過。

    “寧兄,這里已經快要接近西嘉城了,我們不用繼續飛行。再往前走一兩個時辰,就可以到一個驛站,在驛站我們乘坐獸車前往西嘉城?!碧迨諞惶跎鉸沸〉辣唄淞訟呂?,同時收起了飛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