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識暴漲

猎鱼达人3d怎么刷弹头: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神識暴漲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寧城很是奇怪孟靜秀怎么突然想到這種毫無關聯的事情,他還是嗯了一聲說道,“我經常背人,算起來你已經是第五個了?!?br />
    被孟靜秀問起這件事,寧城再次想起了寧若蘭,曾經被他背過無數次的妹妹,現在不知道怎么樣了。

    一道淡弱的光芒讓寧城的思緒突然被中斷,這道光芒是向寧城這邊掃過來的。但是光芒中帶著那種極度的危險感覺,讓寧城想都沒想,直接倒了下去。

    因為寧城毫無征兆的倒了下去,被寧城背在背上的孟靜秀扭頭直接看見了無邊無際的殺意深壑。如果是一般的女孩,或者早就尖叫起來。孟靜秀臉色有些蒼白,她知道自己一旦落進這猶如黑洞一般的深壑,那是必死無疑。

    此時寧城的雙腳釘在了那方圓一尺不到的青磚之上,整個身體和水平線成了一個四十五度都不到的斜坡。但是他的腳死死的釘在青磚之上,就是不落進腳下那黑洞洞的深壑。

    寧城剛剛倒下,一道光芒就貼著寧城的鼻翼削了過去,甚至將寧城的頭發都帶的飛舞起來。

    光芒過去,寧城再次站立在了青磚之上,就是他的額頭也滲出了一道道細小的汗珠。

    “寧師兄,剛才的光芒好像帶著一絲殺意……”孟靜秀小聲的在寧城耳邊說道。

    寧城沉聲答道,“剛才那就是斧痕殺意,我以為這里就是這些黑洞深壑,沒想到還有難以防備的斧痕殺意??囪酉胍肟飫錆苣尋??!?br />
    還有一句話寧城沒有說出來,剛才那一道斧痕殺意是帶著些微弱殺意光芒的,一旦遇見沒有殺意光芒的這種斧痕殺意,他更是難以躲避。

    “寧師兄,我相信既然這里有這些東西,那就肯定是人為布置出來的。天無絕人之路,人為布置出來的東西。更是不可能絕人之路的。如果真的絕人之路了,那也不會有這落腳的青磚?!泵暇殘惆參苛四且瘓?。

    寧城搖頭說道,“這里的東西還真的不一定全部是人為布置出來的,我們腳下的這些青磚?;蛘呤且桓齟竽苡謎蠓ú賈貿隼吹?,但是這根本就看不到底的殺意深壑,說不定是原來就存在這里。我懷疑這個人在這里修建洞府,就是為了這些黑洞深壑而來?!?br />
    “這些深壑有什么用處?”孟靜秀差點忘記了她和寧城的處境。

    “可以修煉殺意,甚至可以修煉殺意之外的東西,只是我的見識有限,還沒有想出來是什么?!蹦撬檔?,他一看就這些溝壑,就感覺到在這里修煉殺意,將是最佳地方。

    寧城說話間。又是數道斧痕殺意掃了過來,其中一道甚至沒有任何光芒。

    好在寧城極為謹慎,這幾道斧痕光芒都被他躲過。

    在寧城背上的孟靜秀卻已經很清楚,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簡單。她忽然說道,“寧大哥。如果你將我放下,你一個人能不能離開這里?”

    寧城笑了一聲,“靜秀師妹,你想多了。我還從未放棄過自己的朋友,更不要說是一個學院的師兄妹了。如果可以出去,大家一起出去,如果不能出去。那就一起留在這里吧。再說,這個地方斧影殺意縱橫,離開了這里能去什么地方?”

    孟靜秀沉默下來,她忽然發現自己遠遠不了解寧城。

    寧城也沒有再說話,他的神識不斷的伸展出去,和這深壑中的陰森殺意對抗。同時也在時時刻刻防備著周圍的斧痕殺意。

    兩人都沉默下來,孟靜秀是因為想到一些事情,寧城是因為將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對付這些無影無蹤的斧痕殺意之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孟靜秀突然開口問道,“寧師兄。我們是不是出不去了?”

    寧城沉默了好一會后,這才回答道,“現在我還不敢確定是不是能夠出去,不過不到最后一刻,我絕對不會放棄的?!?br />
    孟靜秀嗯了一聲,再次問道,“寧師兄,你之前說你背過五個人,都是女孩嗎?”

    “是的?!蹦僑縭禱卮鸕?。

    “那她們都是你的朋友?”孟靜秀再次問道。

    寧城想了一下后說道,“確切的說有兩個不能算是我的朋友,其余三個都是我的朋友,而且有兩個你還認識?!?br />
    “是誰???”孟靜秀似乎要用這種不斷問話的方式,將自己心里想的那些事情驅散。

    “越鶯和紀洛妃你應該都認識,還有一叫安依的小尼姑,很可愛的一個小姑娘?!蹦怯窒肫鵒誦幕倘繅徽虐字揭話愕陌慘?,不知道安依現在如何了。

    “那誰不算是你的朋友?”

    寧城想起了寧若蘭和紀洛妃,心里忽然很是想念,隨口回答道,“還有我的妹妹寧若蘭和我的未婚妻紀洛妃,她們是我的親人?!?br />
    如果一定要說還在的親人,寧城發現他只有寧若蘭和紀洛妃了。只要他能從這個地方出去,紀洛妃他還可以看見,可是寧若蘭,他卻可能永遠也見不到了。

    聽到寧城說起妹妹和未婚妻,情緒似乎有些波動。孟靜秀知趣的沒有繼續再問,她想起了自己的事情。

    “咦……”

    又是一陣長時間的沉默后,寧城忽然驚咦了一聲。

    “怎么了,寧師兄?”孟靜秀趕緊問道。

    寧城驚喜的說道,“我明白了,這里不但是領悟斧意,修煉斧意的地方,還可以修煉神識,天下竟然有如此好的地方?!?br />
    不等孟靜秀修為,寧城就再次說道,“我的神識一直在使用,可是除了神識疲憊之外,神識還在延伸。這里有一種氣息,當你的神識施展到一定的程度后,這里的氣息會主動滋潤神識。也就是可以讓你持續不斷的在這修煉神識,我確定我的神識已經長了許多?!?br />
    這才多長時間,寧城就感覺到自己的神識長了不少,如果長期在這里修煉,那神識強悍程度豈不是要逆天?這里確實是會阻止神識延伸到更遠的地方,但是他在這個阻止神識伸展的地方,如果能將自己的神識伸展到更遠,豈不是說他的神識就增加了?

    孟靜秀趕緊將自己亂七八糟的思想拋開,學著寧城將自己的神念延伸了出去。果然,她也感覺到了神念有一種溫潤的滋養氣息。

    “這種滋潤神識的氣息,帶著一絲殺意,應該是一個專門修煉神識攻擊的家伙,找到了這里,修煉他的神識。靜秀師妹,你也修煉一下自己的神念,我要修煉神識??純吹任業納袷堆由斕礁兜木嗬?,是不是可以找到其出去的方向?!蹦墻約旱南敕ㄋ盜順隼?。

    孟靜秀不等寧城說,已經伸展出自己的神念,開始修煉了。孟靜秀是見過世面的修士,當然知道神識強大的好處。

    時間在寧城和孟靜秀的修煉中慢慢的流逝,寧城在不斷躲避一些斧痕殺意的同時,也在不斷的嘗試延伸自己的神識范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寧城的神識忽然觸摸到了一道無形的屏障。

    “咔”的一聲響動在寧城的識海傳來,寧城的神識似乎突然突破了這個屏障,延伸到了一個更新的世界。

    一個同樣的青磚平臺出現在了寧城的神識當中,寧城心里一喜,趕緊說道,“我找到下一個落腳的地方了,我們過去再說?!?br />
    寧城說完也不等孟靜秀回答,直接祭出一柄飛劍向他剛才發現的那個青磚平臺飛遁過去。

    一股強大的殺意吸力傳來,幾乎要將寧城連同飛劍全部拉進深壑當中。好在寧城的神識比起之前,進步了不止一個檔次。在真元和神識的疊加之下,飛劍很快就擺脫了這種強大的吸力,瞬息離去。

    寧城站在新的青磚之平臺上,神識的束縛力量再一次傳來,寧城越發肯定,這里就是凝練神識的地方。

    三天時間過去,寧城不知道經歷過多少青磚了,他肯定一旦自己離開這個地方,神識增強了一倍都不止。

    他的神識本來就強,再增加一倍,那又是如何?

    寧城忽然對這個四處都是陰森森的殺意溝壑有些期待起來,神識強大,就意味著實力強大,而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實力。

    當寧城又一次落在一塊青色方磚之上時,又是一道斧痕殺意刷了過來。對這種斧痕殺意,寧城已經習慣,他在這么多天里面,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這種斧痕殺意,也有幾次被掃中受了一點傷的。

    但是寧城很快就覺察到了不同,這一道斧痕殺意和之前他見過的斧痕殺意完全不同,這一道斧痕殺意竟然并不因為他的躲避而過去,而是直接鎖定了他。寧城明明的躲避過去了這一道斧痕殺意,可是那殺意卻隨意的繞了一個大彎,從寧城的腰間刷過去,留下一道不淺的傷口。

    寧城全身的真元都處于運轉狀態,這一道傷口忽然破開,本來已經急速流轉的血液瞬間濺射了出來。寧城就好像不知道他受傷了一般,依然呆呆的站在青磚之上,似乎想到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第二更送上,第三更還有,月票被拉下來了,老五請求月票支持!每一張月票,都是我們造化之門的最大支援,感謝?。?br />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