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也是用槍的

qq猎鱼达人3d外挂: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也是用槍的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不過這樣的一道劍拳,就想干掉他,也太小看他寧城了。寧城不但沒有強行沖出被崔涅平劍意覆蓋的拳勢范圍,反而又一次主動被卷了進去。這一刻寧城被崔涅平死亡氣息的劍意殺勢卷起來,在這些劍意開始撕裂寧城的同時,寧城也是一拳轟出。

    看見寧城被自己的劍拳轟進了劍意殺勢的中間,崔涅平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冷笑,他真是高看寧城了。并不是每一個能闖過怒斧蓮花池的,都是如他和歸玉棠這樣的人。

    就在此時,他忽然感覺到了不對,一道可怕的殺意漩渦在他的劍意中轟然爆裂開來。寧城明明沒有用任何法寶,可是他偏偏能感覺到一柄巨大的怒斧轟在了他的劍意殺勢當中。

    這柄怒斧實在是太過可怕了,直接將他的劍意殺勢完全吞噬轟開。如果就是這樣的話,崔涅平相信自己還可以退后。

    可是這竟然不是結束,這強大的斧殺漩渦將他的劍意殺勢吞噬后,再次將周圍的殺勢卷動起來,凝聚成為一點,轟向了他的胸口。

    這是斧拳,而且是這斧拳中的斧意比他的劍意不知道強悍太多。崔涅平自己就可以將劍意融合到拳頭中去,對寧城的斧拳一眼就已經看出來。

    強大的斧拳殺意轟了過來,崔涅平知道如果他不想辦法躲開這一拳,這一拳就可以將他撕裂成為碎片,這一拳太過可怕了。

    崔涅平左手一帶,強大的劍意隨著他的左手完全凝聚成了一個無形真元墻。

    “咔嚓……”寧城這一拳轟在了他的左拳上,真元炸裂,同時在炸裂真元的中心發出一聲咔嚓聲響。

    崔涅平知道自己的左手骨斷裂,他反而松了口氣,右手也帶起了一道強大的劍意氣勢攔在了胸前的空檔處。

    “嘭?!庇質且簧嬖訓納?。

    “咔嚓”一聲,這次不是崔涅平的手骨斷裂,而是寧城的手骨再次斷裂,寧城同時倒飛了出去。

    崔涅平也倒退出數步。這才站穩了,除了臉色有些難看之外,他并無大礙。手骨的斷裂,對他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傷勢。

    歸玉棠似笑非笑的看著臉色難看的崔涅平說道,“崔兄,沒想到你一向得意的劍拳還真的賤了一回啊,這個寧城我倒是很想會會了?!?br />
    崔涅平臉色難看,沒有回答歸玉棠的話,他在回想剛才和寧城交手的過程。

    這個過程看起來寧城受傷比他還要稍微重一些,可是他怎么感覺自己好像是劣勢的一方?

    “寧師兄,你的手沒事吧?!泵暇殘慵泵β湓諏四巧肀?,將寧城扶住。

    寧城大口喘息了幾下說道,“你別以為我手骨斷了。其實我的手一點事情都沒有,只是這家伙好厲害啊?!?br />
    從表面上看,剛才和崔涅平一戰,他似乎落在了下風。

    寧城喘了好幾口大氣,這才再次走到原來的位置看著崔涅平說道?!按扌?,雖然剛才我比你退的步子多一些。不過你的手骨比我多斷一根,由此可見你剛才落在了下風。所以呢,我認為你敗了?!?br />
    孟靜秀呆呆的看著寧城,她一直以為寧城為人很實事求是的。就算是她剛才也看出來了,寧城稍微落在了下風一點。無論是戰斗場面,還是最后的結果。沒想到寧城卻將結果反過來說。

    更讓孟靜秀沒有想到的是。崔涅平臉色變幻了好一會,竟然說道,“沒錯,剛才我確實是落在了下風……”

    “很好,那我就不客氣了?!蹦歉揪筒壞卻弈澆八低?,已經一步過去。將石頭上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

    崔涅平看的心里在滴血,他剛才只是說還落在下風,并沒有說輸了,這家伙都已經將東西收了起來。

    不過他將剛才動手的情況仔細想了一遍,終于還是沒有提出異議。他覺察到事情似乎并不是他感覺到的那樣。他自己的傷勢他當然清楚。他的手骨只是斷裂了一根。而寧城卻說他的手骨多斷了一根,這個言外之意豈不是寧城的手骨從頭至尾從來都沒有斷過?

    如果寧城的手骨沒有斷過,為什么他兩次聽到手骨斷裂的聲音?

    歸玉棠也愣愣的看著崔涅平,寧城將東西收起來,崔涅平竟然沒有提出反對意見,這似乎不對啊。按理說,崔涅平還可以繼續再戰的。

    “崔兄,你總算是讓我高看了一下,看樣子你在怒斧谷得到的東西,遠遠不止這些啊?!憊橛裉囊簿醯煤芷婀?,崔涅平似乎不是這么好說話的人。

    就走他還在猶豫的時候,忽然聽到寧城說道,“靜秀師妹,這次我得到了這么多的靈草,還得到了一枚戒指,看樣子我們可以走了?!?br />
    “等等,寧兄剛才那一拳帶著斧意,連崔兄也主動認輸,我歸玉棠是極為佩服的。我也想和寧兄比斗一下,我想寧兄不會不敢打了吧?”歸玉棠見寧城想走,趕緊搶先一步說道。

    寧城皺了一下眉頭,半晌才說道,“剛才和崔兄比斗,我已經見識了天才的厲害,如果不是眼饞崔兄的紫霄璃髓我是絕對不會比斗的,要知道我的戒指可是上古修士傳承下來……”

    歸玉棠哈哈一笑,抬手丟出一塊黑不溜秋的東西在那個石頭上說道,“這是奕星大陸最頂級的煉器材料焚真星辰沙?!?br />
    寧城心里郁悶無比,這些家伙果然都得到了好東西啊,焚真星辰沙是九級煉器材料,寧城就算是沒有接觸過那些修為高深的大能,也知道這種東西一出來,立即就會引起哄搶。

    “焚真星辰沙是我在怒斧谷里面找到的,你要知道一旦我們宗門得知我將焚真星辰沙拿出來做賭注,就算我是核心弟子,也免不了受門規責罰?!?br />
    寧城微微一笑說道,“焚真星辰沙確實很珍貴,不過我一個筑元修士,要這東西干嘛?或者說你的東西珍貴是珍貴,但是價碼仍然不夠。說不定我這枚戒指里面本來就有十多塊焚真星辰沙,你說我和你用這個做彩頭是不是傻瓜?”

    歸玉棠冷笑道,“你的戒指里面或者確實是有十多塊焚真星辰沙,但也有可能什么都沒有,里面是空的?!?br />
    寧城就好像沒有聽到歸玉棠的話一般,就是不回答。

    歸玉棠見寧城的樣子,就知道人家就是嫌棄籌碼少了。他想了想,又咬牙取出一個銹跡斑斑的爐子說道,“這也是我在怒斧谷得到的,等級就算是我也看不出來,這下總夠了吧?”

    寧城的神識一落在這爐子上,眼里就閃出光芒,立即哈哈一笑說道,“既然歸兄都說夠了,我肯定是沒有意見。歸兄就先請動手吧?!?br />
    歸玉棠就等著寧城這句話,寧城話音剛落,一桿通體泛藍的長槍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中。

    “咦,歸兄用的也是長槍啊,我也是用槍的?!蹦撬底乓謊鍤?,那桿殘破的長槍也出現在了寧城的手上。

    崔涅平聽到寧城的這句話,愈發感覺到自己之前的判斷沒錯。寧城絕對不是和他一樣用拳頭的,也不是和歸玉棠一般用長槍的。只有這種人,才是最可怕的。更讓他有些忌憚的是,寧城用的并不是一柄完整的長槍,而是槍頭和槍尾都有些殘破的長槍。

    孟靜秀聽到寧城的話,差點笑出聲來。幸好這里沒有用斧頭的,有用斧頭的,她肯定寧城會說,咦,你也用斧頭啊,我也是用斧頭的。

    歸玉棠似乎感覺到有些不對,但是他已經挑戰了寧城,就絕對不會退縮。手中的藍色長槍一抖,已經幻化成了一條一丈多長的。

    “先吃我一槍……”歸玉棠果斷無比,寧城祭出長槍的同時,他手中的藍色長槍已經刺出。

    一道肉眼可以看見的藍色漣漪在空中出現,這道漣漪猶如落在湖水中的波紋一般擴散開來。

    就是一邊的崔涅平也看的咋舌,他想不到歸玉棠的槍技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這種藍色漣漪憑空凝聚出來,是槍意大成的征兆。

    一旦這種漣漪槍意將對手裹住,那場面就完全由歸玉棠說了算。

    寧城卻毫不在意,手中的長槍接連幻化出三十道冰寒槍芒,這些槍芒瞬息間就形成了一個槍網。

    歸玉棠的漣漪槍意是以一個中心向周圍擴散,而寧城的槍網是將已經祭出的槍芒聚攏連接。

    只是短短時間,兩人的槍意就完全轟在了一起。藍色的漣漪槍意和寧城的玄冰三十六槍槍芒撞擊后,發出一陣陣的槍芒炸裂聲音。

    藍色的漣漪槍意被寧城的網狀槍芒轟中,瞬間破碎,但是破碎后的藍色漣漪卻并沒有消散,反而幻化成了無數的藍色閃芒轟向了寧城。

    寧城絲毫不懼,他的槍網將歸玉棠的藍色漣漪槍意撞開后,并未消散,反而旋轉起來,將無數的藍色閃芒轟開。

    而歸玉棠卻打了個寒顫,可怕蝕骨的寒意清晰而來,不等他將這些寒氣完全阻攔在外,寧城轟出來的槍網已經遽然收縮,形成了一道粗大的玄冰槍影轟了過來。

    此時寧城哪有半分真元不足喘氣的樣子?歸玉棠完全明白了為什么寧城和崔涅平戰斗后,崔涅平明明沒有吃多少虧,反而要認輸了。他肯定,長槍依然不是對方的主要法寶。

    (第三更送上,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了?。?br />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