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貪婪本性

3d猎鱼达人弹头哪里买: 第二百七十五章 貪婪本性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寧城沿著這一絲光亮來到了一個新的大殿,這個大殿光線充足,比之前那個陰暗無比的大殿要好的太多了。

    不但如此,大殿還非常豪華,四面都是寧城認不出來的貴重材料鋪墊。四周濃郁無比的靈氣,讓寧城猜測這個大殿是不是那個大家都在找的洞府。

    可是這么容易被他找到,讓寧城有些不敢相信。

    寧城的目光掃了出去,他想著這里如果是那個上古洞府,是不是有很多寶物?隨即一件極品飛行靈器就出現在他的目光當中。

    極品飛行靈器,就算是對塑神境修士也有極大的吸引力。寧城幾步就到了極品飛行靈器旁邊,這是一件精致無比的風車法寶,可以說任何一個低級修士都無法忍住對這件飛行法寶的喜愛。

    而且寧城還發現這件極品飛行靈器周圍連半個禁制都沒有,也就是說他隨便就可以拿走。

    冰柱中的梁可馨看見寧城沖向了這件飛行法寶,嘆了口氣,她知道以寧城的德性,絕對是馬上就會伸手去抓。然后,然后就一起來到這個冰屋而已。

    幾乎冰屋中所有的人都以為寧城會伸手去抓,可是寧城偏偏就沒有立即去抓這件飛行法寶。

    這件極品飛行靈器對所有的低級修士都很珍貴,可是寧城卻除外。寧城有天云雙翅,而且最近又新得到了一對無垢銀翼羽。再加上他還有梵真佛火輪,用愿力催動起來,速度比這極品飛行靈器要強的多了。

    正因為寧城有這么多的好東西,他才沒有第一時間去抓。

    但是這不代表寧城不喜歡這個極品靈器了,他對這個極品靈器一樣心動。他沒有用處,不代表別人沒有用處。他還有一個紀洛妃呢?

    同樣也因為寧城沒有第一時間去抓這件飛行法寶,他才覺察到了一絲絲不妥的地方。這僅僅是一個極品飛行靈器,可是他在這飛行法寶中卻感覺到了一絲與眾不同的靈氣。

    沒錯,就是與眾不同。這種靈氣根本就和他平時吸收的靈氣不一樣。不但不一樣,而且還要高出幾個檔次。這高出幾個檔次的靈氣,偏偏讓他有一種熟悉感覺。

    寧城記憶強悍無比,瞬間就想起了他在什么地方遇見過這種靈氣。那是在寒河禁地。原來寒河禁地叫著落雷炙河,后來因為一個仙府落在了這個河底,就變成了寒河。寧城還知道落雷炙河變成寒河的原因,就是他紫府中的星河火種。

    當初他跟隨那個白發老嫗進入寒河之底后。白發老嫗進入仙府之中,他在仙府外面收了星河,同時在仙府外面吸收靈氣修煉。那種靈氣就是和這個一摸一樣的東西,非常利于修煉。

    難道這是一個仙府?就是灼和仙府?

    一想到這個,寧城立即想到了那個白發老嫗被轟出仙府,然后重傷的情景來。他的修為和那個白發老嫗相差十萬八千里了,可別為了一件可有可無的東西被轟出去。

    被轟出去了倒還好,萬一被轟的隕落在這里就不合算了。

    無論是不是灼和仙府,寧城都覺得他不應該局限于其中的一兩件法寶,萬一他能將整個仙府煉化了,哪又如何?一旦他煉化了這個仙府,這仙府中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他的。

    他紫府中就有一件無極青雷城。誰能肯定他一定就無法煉化這個仙府?

    “區區一件極品靈器而已,不值一提?!蹦青雜锪艘瘓?,竟然繞過了這個飛行法寶,繼續往里走。

    他想的是在什么地方才能找到煉化仙府的那個府碑,一旦他找到府碑,將這個仙府煉化了。不要說一個極品靈器,就算是里面的一塊磚也是他的。最后如果實在找不到府碑,他就回來將這個極品靈器拿走。

    怎么回事?冰屋中被凍在冰柱中的所有修士都疑惑的盯著寧城。一個玄丹一層的修士。為什么能面對一件觸手可得的極品飛行法寶無動于衷?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這種心性,實在是太高大上了吧?

    就算是梁可馨也有些不解的看著寧城,哪怕她現在是臉色蒼白,手都有些微微顫抖了,也同樣不明白寧城為什么不拿那件極品靈器。在她看來,寧城是一個不肯吃虧的家伙,怎么可以無視這種好處?

    寧城只是走了數步。就再次看見了一件法寶,這已經不是極品靈器了,而是一件下品真器,同樣是飛行法寶。

    這是一件極為精美的飛船法寶。寧城見過所有的飛船法寶中,也沒有這件飛船法寶漂亮。

    寧城下意識的就要抬手抓過去了,但是那種濃郁的靈氣讓寧城打了個激靈。他瞬間明白過來,自己所在的地方可能是一個仙府,一旦抓了這個下品真器,那就要想到白發老嫗的下場。

    接連兩件眼熱的法寶在寧城面前,寧城心里愈發火熱了,他暗自下了決心,一定要找到這個仙府的府碑。不找到誓不罷休。

    至于他為什么被突兀傳送到這里來的原因,寧城完全忘記了。他現在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是一個仙府,我要煉化仙府,不是拿一兩樣東西就行的。

    勉強將自己的狂熱壓制了下去,寧城漫不經心的說道,“唉,區區一件下品真器法寶而已,我家后院到處都是,算了,再看看?!?br />
    過了一把嘴癮,寧城更是加快了腳步。他心里在想著,這個仙府很快就會成為他家的后院。

    又是區區一把下品真器?下品真器可以用區區嗎?就算是化鼎修士,下品真器飛行法寶也是極為珍貴的。

    此時在冰屋中被冰凍住的修士已經徹底的無語了,這是一個什么怪胎啊。難道他的心性真的如此高潔,和他們不同?能忍住這種誘惑?

    就連那幾名被困在冰柱中依然還很輕松的元魂修士,都愣愣的盯著寧城,他們也同樣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古怪家伙。

    寧城一邊念叨著尋找煉化仙府的府碑,同時他總是感覺他被這里的法寶吸引,有一種極重要的事情一直想不起來,或者說他一直不愿意去想。

    一道柔和無比的白色光芒突兀的出現在了寧城面前,寧城愣神的盯著眼前一個漂亮無比的飛錐法寶。這還是一件飛行法寶??燒餼允且患釁販尚姓嫫?。在飛錐法寶的左右還有一對淡淡的隱翅,而且在隱翅的上面有兩個凹槽,那是放靈石激發的地方。

    這個飛錐法寶給寧城的感覺是,一旦他坐上去了,就算是辟海境修士也不一定能追上他啊。這東西,絕對比他的梵真佛火輪好,正是他夢寐以求的。梵真佛火輪雖然速度可能比這還要快,可那需要愿力推動啊,他的愿力用一點少一點。

    這東西必須要拿了,寧城上前一步抬手就要去抓。不過他的手伸到中途,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說極品飛行靈器區區,就出現了下品飛行真器。他說下品飛行真器區區,就出現了中品飛錐真器。

    這些東西似乎隨著他的不滿意,檔次隨意的增加。

    僅僅是一頓的時間,寧城就又反應過來,這里是一個仙府。他剛才還在尋找府碑,準備煉化這個仙府來著,怎么轉眼就忘記了?寧城緩緩的將手收了回來,開始凝神運轉真元。

    真元在經脈中運轉一圈后,他的識海立即就清明起來,隨即紫府也清明無比。他終于想起了之前一件沒有想起來的事情,那就是他來到這里不是自己來的,而是被強行傳送到這里來的。

    這里絕對有古怪,寧城緩緩的吁了口氣。好在他見多識廣,早已見過灼和仙府,他自己的好東西也不少,不會被一點小東西吸引住。同時他的紫府被玄黃本源重塑過,果然不一般,清醒起來也快。

    看見寧城伸手抓向了中品真器飛錐,冰屋中所有被困住的人總算是吁了口氣?;購?,這家伙還算是正常,如果連這個中品飛錐真器他也不要的話,那也太變態了點。

    可是隨即所有的人又都愣住了,他們看見寧城竟然又將手縮了回去。這是怎么回事?這家伙的意志這么強大?

    寧城卻在心里暗自后怕,一旦頭腦清醒過來,他就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現在的頭腦清明識海清晰,就已經清楚他進入這里面后,就變得不正常,或者說變得貪婪無比。這里面如果沒有人控制,打死他也不相信。

    如果一開始就出現中品飛錐真器,說不定他就中計了。好在開始出現的僅僅是一個他真看不上眼的極品靈器法寶。

    知道可能有人在控制這些東西,寧城的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他的神識四處掃動,可偏偏就看不到半點奇怪。

    寧城忽然從戒指里面摸出幾枚上品靈石砸向了這個飛錐法寶,“這東西怎么看起來像一個喂雞用的食槽???垃圾,實在是太垃圾了。礙眼,實在是太礙眼了?!?br />
    “啪啪……”幾枚靈石砸在了飛錐之上,寧城卻轉身再次走了。

    寧城看不見冰屋,可是冰屋里面的修士都瞪大了眼睛盯著寧城。一個中品飛行真器是一個喂雞用的食槽?這家伙也能想的出來?還用靈石當石頭去砸?

    此時在冰屋中那個大鼎忽然顫動起來,就好像有一股怒氣在大鼎中環繞一般。只是冰屋中所有被冰凍住的修士都關注著寧城這個活寶,反而將大鼎忽略掉了。

    (第二更送上,繼續求月票支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