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珍貴無比的蜃樹

猎鱼达人h5企鹅: 第二百九十三章 珍貴無比的蜃樹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落虹劍宗的宗主瑞白山點了點頭,然后將目光看向其余的人說道,“如果寧城真的有這種強大的實力,我們沒有讓他參賽是一個極大的錯誤……”

    “宗主,我們落虹劍宗在玄丹境初賽中雖然成績不好,卻也有兩人進入了初賽前百。按照大賽規則,寧城是可以代替這兩人其中一個參加比賽的?!幣幻Τだ狹⒓此檔?。

    “但是這樣一來,就等于拿走了好不容易得到決賽名額的弟子前途,這對他們不公平。而且寧城自己估計也不是非常愿意參加這種比賽,如果他愿意參加的話,他早就報名了?!備弊謚麇Lǚ傷檔?。

    坐在澹臺飛身邊的一名中年女子哼了一聲說道,“寧城為我落虹劍宗帶來了這么大的麻煩,讓他代表落虹劍宗參加玄丹境比賽,已經算是格外開恩了,還有什么不愿意?”

    貝長老本來一直沒有說話,現在他聽到這個女子的話,立即就有些不高興的反駁道,“說起來寧城還幫了我落虹劍宗,他哪里帶了麻煩過來?再說,在我落虹劍宗弟子參賽都是自愿的。而且我也同意剛才澹臺師兄說的話,就算是寧城愿意參賽,對其余兩個好不容易闖入決賽的弟子也是不公平的?!?br />
    瑞白山擺了擺手,止住了那女修繼續說話,然后說道,“澹臺副宗主的話和貝長老的話是有些道理的,盡管我落虹劍宗這次還是進不去十大宗門,但是作為一個劍宗,要有劍氣在,不能逼迫弟子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宗主,各位長老在上,弟子咸采雪愿意退出決賽,將名額讓給寧城師兄?!貝聳弊謐釹路降囊幻づ拗鞫吡順隼?,躬身說道。

    在她身邊糾結不已的男修看見這名女修走出去,也趕緊走了出來說道?!暗蘢恿菏幣蒼敢餿貿雒罡鞘π幀?br />
    瑞白山點點頭說道,然咸采雪綜合排名第八十一,梁時綜合排名第九十二。既然咸采雪先站出來,就將咸采雪的名額讓給寧城吧。如果寧城真的可以在玄丹境闖入十強,對我落虹劍宗確實是一個天大的喜事。咸采雪讓出了名額,宗門將給與一定的補償。等寧城回來后再詢問一下寧城,如果寧城不愿意去參賽。那也不用強迫?!?br />
    “多謝宗主,多謝各位長老?!畢灘裳┝υ俅胃行煌肆訟氯?。她也舍不得讓出這個名額,可咸采雪知道以她的實力,絕對進不去前五十名,更不要說前十了。很多闖過初賽的修士,根本就沒有拿出全部的實力來。

    ……

    “我的事情有些私密??剎豢梢緣ザ籃湍闥??”許映蝶看著寧城,毫無避諱殷空嬋的意思。

    殷空嬋也立即說道,“我的事情也很私密,所以也要單獨和你說?!?br />
    寧城冷笑一聲說道,“在我這里沒有什么私密,就算是你們馬上想要和我上床,也需要現在說出來。如果不想說。那就請便,以后別派什么長老去我們落虹劍宗煩人?!?br />
    許映蝶見寧城語氣堅決,沒有半分轉圜的余地,也只好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說了。我要和你結為道侶并沒有騙你,是我真的很想和你結為道侶。你放心,就算是我能成功在你身上斬情。那之后我也不會再和第二個男子有任何瓜葛?!?br />
    寧城并沒有因為許映蝶的話有半分波動,依然平靜的說道,“理由拿出來?!?br />
    “你可以認為是一見鐘情,在那冰屋中看見你和上古洞府元神對話的瞬間,我想你已經在我心里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你是可以讓我入情的。只有你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象,我才可以和你入情。我斬情道宗不是隨便找一個人都可以入情的。當然我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寧城冷笑一聲說道,“說來說去,這都是你想怎么樣,你因為什么就怎么樣?這對我有什么好處?再說了。你的入情對我很重要嗎?許映蝶,你確實是長的漂亮,不過如果你以為長的漂亮,就可以讓我陪你做這種無聊的事情,恕不奉陪?!?br />
    許映蝶臉色絲毫都沒有變,依然說道,“如果我不能斬情,我會陪你過一輩子?!?br />
    寧城搖了搖頭,“很稀罕嗎?”

    說完,寧城將目光看向了殷空嬋,“輪到你了?!?br />
    “等等?!斃磧車俅嗡檔?,“我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猜測你身上有九色蜃樹,九色蜃樹對我很重要,我想向你討一根樹枝?!?br />
    寧城臉色一沉,他沒有詢問許映蝶,他心里在想,許映蝶是怎么知道他身上有九色蜃樹的?;蛘噠獠攀切磧車嬲哪康乃?,什么好印象,什么讓入情都是騙鬼的。

    許映蝶似乎知道寧城的所想,主動說道,“蜃船島再次出現,而且從我得到的消息來看,九色蜃樹在蜃船島也被人挖走了。九色蜃樹比蜃石珍貴無數倍,根本就不是真元力能挖起來的。真元力愈強大,蜃樹愈堅固。從理論上說,就算是化鼎修士,也無法在蜃船島上挖走九色蜃樹。我不知道我猜的對不對,我估計九色蜃樹有很大可能在你身上?!?br />
    寧城聽到這里臉色一變,九色蜃樹丟在他的小世界中,早已枯萎了。他以為這根本就是不值錢的東西,可從許映蝶的語氣中,九色蜃樹竟然如此值錢?這豈不是說……

    “你有九色蜃樹?”殷空嬋也震驚的站了起來,她終于明白許映蝶為什么一定要從寧城入情了。就算是她不能斬情,甚至和寧城真的成為道侶了,寧城有九色蜃樹,她這筆買賣也不虧。斬情道宗,果然是好算計啊。

    相比起來,飄雪宮根本就沒有這種算計,她來找寧城結為夫妻,完全是自己的私人行為,同樣不是真的喜歡上寧城了。

    “如果這件事沒有人知道的話,我或者今天不會說出來。寧城你應該知道,九色蜃樹的事情,我斬情道宗都知道了,相信知道的人至少不會低于二十個。你在天道廣場出現,等一個多月后,宗門大比結束,將有無數的人要置于你死地?!斃磧車廊黃驕駁乃檔?。

    寧城沉默下來,他沒有承認自己有九色蜃樹,也沒有不承認。但是他知道,這和承認不承認已經沒有關系,他有大麻煩了。如果九色蜃樹真和許映蝶說的那樣,比蜃石還要珍貴無數倍,那他之前通過出售洗靈真露減少麻煩,完全是一個笑話。

    他知道許映蝶至少有一句話沒有說錯,那就是九色蜃樹是真元力挖不起來的。他用了愿力才將九色蜃樹挖起來,可那樹已經死了???而且從殷空嬋的臉色上寧城也猜出九色蜃樹不簡單。

    殷空嬋和他認識到現在,從來都是一副表情,現在也為九色蜃樹吃驚,可見九色蜃樹是真的了不起。

    殷空嬋臉上已經恢復了之前的平靜,嘆息一聲說道,“九色蜃樹在一界只有一株,而且還是有蜃島出現的星界才有。寧城,如果九色蜃樹真在你身上,你的麻煩可真不小。沒有任何人愿意放過蜃樹,哪怕你有再多的財富,在蜃樹面前,也都是虛幻?!?br />
    寧城聽到這話,反而微微一笑,“蜃船島我也去過,九色蜃樹也見過,絕對不止一株。不但不止一株,還有不少,怎么可能有這么珍貴?兩位組團忽悠我來了嗎?”

    許映蝶聽到寧城這話,就知道斬情道宗的情報沒有錯誤,寧城既然去過蜃船島,那就很有可能真有九色蜃樹。她用一雙猶如清水般的雙眼,看著寧城說道,“你錯了,九色蜃樹就只有一株。你看見的其余九色蜃樹都是虛幻,只有一株是真的。你知道什么叫著蜃嗎?就是虛幻縹緲,根本不是你肉眼看見的存在。你看見的甚至得到的,或者都是假的,這就是蜃?!?br />
    寧城冷笑一聲,“就算是我挖了一株九色蜃樹,也不一定有你說的那種好運氣吧?我恰好將那一株真的蜃樹挖來了?”

    “因為無論你挖的是哪一株九色蜃樹,只要被你挖起來了,那一株就是真的。其余的蜃樹將在一年之內變成八色蜃樹。而且下一次出現蜃島的時候,島上最多只有八色蜃石。再下次,那就只有七色蜃石,以此類推,直到蜃島永不再在這一界出現?!斃磧車酃馇宄何薇?,猶如黑白山水畫一般清晰透明,讓人不會去懷疑她的話有假。

    “而且,你在蜃船島上得到再多的九色蜃石,最后也只會變成九枚,不會多,也不會少……”許映蝶說話的時候一直盯著寧城,似乎想要從寧城的臉上看出一朵花來。

    寧城一驚,連忙取出一堆玉盒,直接將這些玉盒打開。既然蜃樹都被這兩個女人知道了,而且別人也都知道了,幾枚蜃石還有什么好隱藏的?相比起蜃樹的危險來,這幾枚蜃石什么都不算。

    寧城一共有十八枚九色蜃石,給了一枚給梁可馨,他還有十七枚九色蜃石。現在十七個玉盒被他一一打開。當寧城發現十七個玉盒,只有八枚九色蜃石,其余幾個玉盒都是空的之時,頓時呆住了。

    (第二更送上,繼續求月票支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