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裁決命運的一槍

猎鱼达人一炮就死外挂: 第三百四十二章 裁決命運的一槍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噼里啪啦”一連串的炸響,成千上百可以撕裂空氣的黑白輪刃,竟然被一個虛影雷城擋住了。

    而這個雷城的虛影,僅僅是暗淡了下來,但是在寧城的激發下,很快再次清晰起來。

    “這是什么法寶?”漆樂震驚的盯著那雷城虛影喃喃自語道,一個元魂修士竟然可以用一件法寶擋住塑神境修士的全力攻擊,這個法寶豈能簡單?而且這還是一個虛影?

    想到這些,再看著雷城虛影中的道道閃爍雷光,漆樂的目光立即變得炙熱起來。這件法寶,他必須要拿到手。

    他的見識比寧城強多了,一看到無極青雷城,他就明白這絕對是一件無上法寶。這件法寶還是影子就這么厲害,一旦可以完全祭出這個雷城,絕對可以控制無數的雷弧轟敵。到那個時候,還有誰是他漆樂的對手?

    不得不說漆樂的眼光比寧城要高,寧城只知道這件雷城是好東西,但他現在還只是局限于用無極青雷城防御,至于用無極青雷城轟出雷弧的事情,他還沒有什么想法。

    漆樂心里火熱寧城的雷城,哪里還在意此時嚴德和寧城在大戰,他身形一閃,抬手就向寧城抓了過來。

    師瓊華除了在關注寧城外,一直盯著漆樂的動作。現在漆樂敢主動出手對付寧城,她哪里會同意?抬手間,青色的劍芒已經輝出,瞬間就化成了一個半圓形的青色?;?。

    漆樂根本就沒有將師瓊華放在眼里,他之所以敢這么自負,是因為他在羅蘭星歷盡了數百年的生死歷練。也在羅蘭星得到了許多的傳承和好處。再說他的修為也比師瓊華強大許多。豈能將師瓊華放在眼里?

    漆樂的手爪瞬間就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拳影。拳影沒有半分躲避的意思,轟在了師瓊華的青色?;∩?。

    “嘭”一聲,劍芒四逸,青色?;∠Р患?。漆樂倒退出數十米遠,他震駭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背,竟然有數道血痕在上面。

    他看了看同樣倒飛出去的師瓊華,再也沒有將師瓊華當成一個普通的化鼎三層修士來看。眼前這個絕美的白衣女人,實力完全不在他之下。

    漆樂可是知道自己的底細。他的實力是在羅蘭星的狂暴環境下凝練而成的,而且加上各種傳承,雖然不敢說同階無敵,但是他相信比他更強的化鼎修士并沒有多少。

    如今對面這個白衣女子修為不如他,而出手卻比他不弱,那就說明了一件事,對方的傳承比他修煉的功法要強悍多了。

    加上那個雷城的影子,漆樂哪里還不知道他遇見了天大的好事。無上的法寶,和無上的功法似乎在等著他了。

    想到這里,漆樂反而冷靜下來。抬手祭出一桿黑色大旗。

    …….

    寧城看見師瓊華似乎并不比這個紅發男子弱,頓時放下心來。他只要想辦法干掉這個嚴德。就可以去幫助師瓊華。

    嚴德心里一樣震驚,他還沒有從寧城擋住他的黑白百刃輪的驚駭中清醒過來,漆樂就對寧城動手了。他知道漆樂是對寧城的這個雷城的影子覬覦,這雷城的影子絕對是好東西。

    這一刻不要說漆樂,就是他也動了心思??墑撬雷約旱男尬蝗縉嶗?,就算是動心思,也不能表現出來。而現在漆樂竟然被那個女修擋住,他心里頓時活絡起來。富貴險中求,只要他殺了這個元魂小子,搶到東西就走,在羅蘭星可不容易被找到。

    嚴德心念一動,更是爆發出狂暴無比的殺戮氣息。他的百刃輪擺動之下,這次帶起的不是千百輪刃,一種夾雜著殺戮氣息的輪刃風暴。

    狂暴的輪刃風暴轟在了寧城的無極青雷城上,寧城就感覺到一種極度的難受傳來,就好像他的五臟六腑都被這種可怕的殺戮風暴撕裂了。不但如此,就是他的腦海中,也都滿是各種狂暴的殺伐之音。無極青雷城的影子,瞬息間就開裂,漸漸的消散殆盡。

    寧城在斬情道宗能擋住許多元魂和塑神修士圍攻,不代表他就肯定可以打得過一名塑神境中期的修士,這可不是簡單一加一的問題。

    當初他在斬情道宗擋住這么多元魂修士,畢竟還是依靠無極青雷城。而且嚴德在羅蘭星以殺戮為道修煉,比起普通的塑神中期修士來說,要強許多了。

    “夫君,你小心此人的偷襲,他修煉的是殺戮道法,一旦被他的殺戮氣勢侵入心神,就有死無生……”師瓊華的聲音及時傳到了寧城的耳邊。

    寧城心里一驚,他瞬間就清醒了過來。他的修為比起嚴德來,還差了不止一個檔次。不過他的法寶比嚴德要強大許多,修為不行,就用法寶壓死這混蛋。

    感覺到寧城被自己的殺戮氣息壓制,嚴德心里冷笑,區區一個元魂境修士而已。他張開大嘴,發出一陣陣的刺耳殺伐之音。一圈圈肉眼看不見的殺戮氣息,從他的全身迸出。

    修為弱一些的人,此時已經心神俱驚了。

    寧城得到了師瓊華的提醒后,本來就已經警惕不已,此時嚴德發出一圈圈的殺伐音芒,寧城更是不愿意多等片刻。神識和真元瘋狂催動之下,無極青雷城的影子再次被寧城祭出。

    嚴德看見無極青雷城的影子再出來,心里更是冷笑,他肯定寧城駕馭這個青雷城的影子有些艱難,只要他無數殺戮輪刃轟進去,寧城絕對無法第三次祭出這個雷城的影子。

    他的殺戮音芒是從颶風和羅蘭星的空間亂流中修煉而來,區區一個剛到羅蘭星的小元魂也敢對抗?

    嚴德的殺戮音芒忽然再次拔高一個檔次,百刃輪也在這同一時間狂暴起來。

    “咔咔……”的聲響當中,寧城的無極青雷城影子又一次要破碎,而此時寧城臉色蒼白,在嚴德看來寧城必定要束手就縛了。

    可惜的是他不了解寧城,如果換成殷空嬋,那必定知道寧城是在準備后手。

    “咔……”又是一陣陣的碎響傳來,寧城的無極青雷城影子再一次消失。

    幾乎是在無極青雷城影子消失的瞬間,一枚巨大無比的斑駁銅錢出現在空中,這枚銅錢瞬間變大。就好像蒼穹突兀落下一般,給人壓抑無比的感覺。

    寧城的臉色愈發蒼白起來,隨著他的修為提升,祭出五行落寶銅錢也越來越困難。但同樣的,他祭出五行落寶銅錢的效果也越來越大。

    五行落寶銅錢每多煉化一層禁制,就要多費數倍的真元和神識去祭出,這也是寧城極少用五行落寶銅錢對敵的原因。

    嚴德在這瞬間也感覺到了這種壓抑,下一刻他竟然覺察到自己的百刃輪法寶和他的心神失去了聯系。

    “這是五行落寶銅錢?”最先發出震驚聲音的不是嚴德,而是和漆樂。漆樂被師瓊華的青色劍芒逼住,哪怕手段很多,也無法在這瞬間施展出來。

    他沒有想到寧城不但有那種雷城的影子,還有五行落寶銅錢。五行落寶銅錢可是遠古極為珍貴的法寶,而且很多化鼎修士都不認識這種法寶。

    漆樂的眼神變得更是炙熱,嚴德的心神卻在這一瞬間被震撼住。

    寧城在祭出五行落寶銅錢的就已經算到嚴德的反應了,法寶無緣無故被卷走,任憑誰也會有極短暫的驚異,他本來就在等這片刻,豈能浪費這種絕佳的時候。

    寧城可是非常清楚,五行落寶銅錢他最多只能祭出一次,然后就要休息很久才能祭出第二次。這東西和無極青雷城不同,完全不能祭出影子。

    太虛真魔斧祭出,無數的怒斧紋路猶如秋風中的落葉一般,將嚴德周圍完全封鎖住,而此時一桿黑色的長槍從天際而來,劃空而下。

    嚴德才反應過來,他再也顧不得去管自己的百刃輪,也顧不得繼續爆發出殺戮氣勢碾壓寧城。此時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就是逃出這一劫,只要他逃出了這一劫,寧城將任他殺戮。他感覺的出來,這是寧城的底牌。

    周圍密密麻麻的怒斧紋雖然強悍無比,依然沒有被嚴德放在眼里。嚴德要沖出斧紋包圍的時候,全身就鼓動出來了一個風帆一樣的圓球。寧城的怒斧殺紋轟在嚴德鼓動的風帆之上,發出如擊破革的聲音。最多只是將這個風帆壓制的小了些,而無法撕破嚴德的風帆。

    嚴德憑借他鼓動的這個風帆,迅疾的沖出了寧城這密密麻麻的斧紋殺芒。強大的斧意對嚴德來說,似乎是一種擺設,根本就無法影響到他的半分心神。

    就在嚴德要沖出寧城斧紋殺芒的瞬間,那劃破天際的長槍影子已經來到了嚴德的面前。

    無聲無息,卻帶著一種君臨天下的氣息,這種氣息讓嚴德感覺到窒息、絕望。這一刻,他發現自己無論從任何地方走,都必須要被著一槍撕裂,這不是一槍,這是對他命運的裁決。這一槍強大的氣息,將他壓制的根本就無法做出選擇。

    “好強大的槍意……”嚴德語氣帶著一絲絕望,他從未見過如此強大的槍意,這不是普通的槍意,這是一種裁決他命運的槍意。這一刻他已經明白,對方收走他的百刃輪,讓他全力躲避斧紋殺芒,都是為了這一槍。

    “噗”血霧四濺,嚴德整個頭顱都在這一槍中化成了虛無。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了,朋友們晚安?。?br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