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門 > 第六百八十六章 莫相依酒

猎鱼达人3d工作室刷弹头: 第六百八十六章 莫相依酒

猎鱼达人手游贴吧 www.tphqi.icu     寧城一進入莫依城,就感覺到了和之前進來的不同氣氛。許多修士都帶著一些忐忑的表情,不斷有修士出城。

    寧城大致猜出了一些,水家一戰盡管打斗的雙方都沒有刻意去波及其余人,但是水家被鏟為平地,數名永恒境強者隕落,這絕對是超級大事。

    一聲妖獸嘶鳴,跟著一頭烏黑的三翼飛熊沖了過來,寧城趕緊閃在一邊,隨即一道黑影就從他身邊奔過,帶起一陣狂風。

    街道上的修士紛紛讓開,好在能在這里的修士,沒有一個弱者,盡管這頭三翼飛熊速度飛快,卻一個人都沒有撞到。

    寧城看的清楚,騎在三翼飛熊上的是一名看起來很年輕的男子,才剛剛聚星修為。這么低的修為,敢在莫依城橫沖直撞,顯然有極大的后臺。這讓寧城想起了他剛到蒼秦國的時候,在蒼勒城遇見的同樣一幕。不過那個沖撞他的咸元魁被洛妃殺了,洛妃完全是為了他出氣。

    想到洛妃,寧城心里就越發想早點去無極圣地,將她和瓊華帶走。現在他已經是天位境,真靈世界基本上都煉化了,完全可以帶走洛妃和瓊華兩人。

    “一個聚星螻蟻,竟然如此猖狂,容師兄這家伙背后是誰???”一個極輕的聲音被寧城聽到。

    寧城心里一動,神識掃了過去,他看見說話的是一個年輕女修,天命境修為。女修身邊是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一頭銀發,同樣是天命境修為。

    那男子趕緊對女修打了一個眼色,謹慎的說道,“雨師妹,你可千萬不要再說這種話了。剛才過去的是鐵家的人。我們惹不起?!?br />
    女修似乎知道厲害,連忙說道,“我知道了……”

    后面那女修似乎還在說什么。但是寧城已經聽不見了。寧城知道對方應該是用了傳音,隨即就是一道神識刀滲透了進去。他倒不是想要聽這兩個人的秘密。而是想要聽聽那個男修會不會說鐵家。鐵家和水家齊名,在莫依城應該也有不小的勢力才是。他現在還在莫依城,多打聽一些消息總不是壞事。

    “……玄黃圣廟去,記得不要問別的?!蹦翹僥兇鈾低暾獍刖浠昂?,這兩人的談話已經結束了。

    玄黃圣廟這幾個字立即就吸引住了寧城,他擁有玄黃珠,任何和玄黃有關系的東西,他都很關注。之前他聽到玄黃星陸后。就很是關注。后來他進入了玄黃星陸,玄黃珠沒有什么變化,就以為這是一個巧合。

    現在又聽到玄黃圣廟,寧城就想去問個究竟。

    此時這一男一女兩名修士轉向了一個岔街,寧城趕緊跟了過去。一炷香后,這兩人進入了一家不大的息樓。

    寧城見這兩人在息樓的一角坐下,他也在相聚兩人不遠的地方坐了下來。

    “伙計,來一壺莫相依酒?!蹦鞘忠徽?,他知道莫依城最有名的是莫相依,聽段干泰說買不到真正的莫相依。他想試試看。

    聽到寧城叫莫相依,周圍的人都將目光掃了過來。那伙計趕緊來到寧城面前客氣的說道,“在莫依城。只有相依酒樓才有真正的莫相依,我們息樓是不賣的?!?br />
    “我知道,我是說來一壺仿造的就行,最好是青壺裝的?!蹦親白髂諦興檔?,他和荊無名一起喝過,知道青壺的莫相依是最好的。當然,現在他已經知道了青壺的莫相依只是最好的仿品。

    伙計臉色一變,趕緊對寧城作揖說道,“朋友請慎言。我們息樓從來不賣莫相依,更不可能有仿造的。朋友要喝真正的莫相依。請去相依酒樓?!?br />
    寧城這才有些明白過來,在莫依城。別的酒店是不敢出售假莫相依的。

    想到這里,寧城索性指著他跟蹤的男女修士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來一壺和他們一樣的酒吧?!?br />
    “多謝朋友?!被錛埔宰羈斕乃俁?,取出了一壺酒放在寧城面前。

    那名男修見寧城叫了和他們一樣的酒,對寧城笑了笑。寧城也點點頭說道,“兩位朋友請了,我叫成念瓊?!?br />
    男修趕緊站起來抱拳說道,“在下容望,這是我的師妹荀雨?!?br />
    寧城索性端起酒壺來到這兩人的桌子邊坐下,“我剛剛來莫依城,兩位也是才來莫依城嗎?”

    容望很是謹慎的說道,“是的,我和師妹正好路過莫依城?!?br />
    寧城呵呵一笑,“星空之內皆朋友,來,為大家相識喝一杯?!?br />
    說完寧城端起了酒壺,容望和荀雨有些疑惑寧城的自來熟,也只好端起酒壺和寧城對飲了一口。

    “對了,不知道兩位最近是否有空閑?我來莫依城想找幾個朋友組隊去一個地方。因為我剛到莫依城,還不是很熟悉,所以這話問的有些冒昧,還請原諒?!蹦撬饜圓輝僖?。

    容望歉意的說道,“真是很抱歉,我和師妹準備去一趟玄黃圣廟,然后休息一段時間?!?br />
    寧城還以為玄黃圣廟是一個非常隱秘的地方,沒想到容望竟然直接說出來了,他趕緊問道,“玄黃圣廟是什么地方?”

    見寧城連玄黃圣廟都不知道,容望和荀雨倒是愣住了。容望很快就反應過來,“聽說在很久之前,玄黃圣廟是玄黃星陸的一個遺跡,不過現在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廟宇而已。一般準備出去冒險或者是歷練的修士,只要距離玄黃圣廟不遠,都會去玄黃圣廟祭拜一番?!?br />
    “那是為何?”寧城疑惑的問道。

    容望連忙解釋道,“這是一個心靈寄托,據說去過玄黃圣廟祭拜的修士,氣運會增強。如果成兄要出去做任務,不妨去玄黃圣廟看看。我這里有玉簡……”

    說話間,容望取出了一枚玉簡在上面刻了幾個字后,將玉簡遞給寧城。

    寧城接過玉簡,神識掃進去,果然發現這個玄黃星陸的玉簡圖上多了玄黃圣廟幾個字。

    “多謝容兄?!蹦歉行渙巳萃?,將壺里的酒喝完,又幫容望兩人買了單,這才離開這家息樓。

    ……

    寧城走出這家小息樓并沒有多遠,就覺察到了有人跟蹤自己,他索性加快速度離開了莫依城。

    讓寧城沒有想到的是,他離開莫依城后,那個跟蹤的人依然跟了過來。

    寧城停了下來,片刻后,那跟蹤的修士就來到了寧城的面前。這是一個看起來年紀并不大的修士,星橋境修為。臉型輪廓分明,長得很是英俊。

    他似乎并不在意被寧城發現自己跟蹤,反而對寧城抱拳恭謹的說道,“前輩,我之前在息樓中聽前輩說想要莫相依酒,請問是否是真的?”

    寧城臉色一沉,“是真的又如何?別告訴我你能弄到莫相依酒。據我所知,莫相依酒掌控在相依商會,根本就不對外出售。如果你要弄假酒來糊弄我,嘿嘿……”

    說話間,寧城強大的氣勢碾壓了過去。這名跟蹤寧城來的修士僅僅是一個星橋境修士而已,在寧城強大的氣勢下,臉色頓時蒼白起來。

    寧城見將對方壓制住,這才收回了部分氣勢。

    這名修士這才喘了口氣,更是恭謹的對寧城說道,“晚輩的確可以弄到莫相依酒,只要前輩相信晚輩,并且發誓不傷害晚輩?!?br />
    寧城淡聲說道,“區區一個莫相依酒還不值得我發誓,不過我也不會去傷害你一個小小星橋修士。有什么話就直接說吧,否則我沒時間和你墨跡?!?br />
    這星橋境修士見寧城對莫相依酒似乎并不是非常在意,索性咬咬牙說道,“前輩,晚輩叫莫妄。因為莫相依酒就是晚輩祖先釀造出來的。只是后來被竺家強勢奪取,滅掉了我莫家后,建立了相依商會。其實莫相依酒本來的名字叫相依酒,加上一個莫字,只是因為這酒是我莫家釀出來的?!?br />
    寧城看不出來這個星橋境修士說謊,依然平淡的說道,“你莫家和相依商會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你膽子倒是不小,竟然敢對我說這些,你不怕我將你送到相依商會?”

    莫妄更是恭謹的說道,“晚輩在莫依城數十年了,可是一直無法進入莫家隱匿在相依城的酒窖。本來晚輩都已經死心,準備離開莫依城了。但是晚輩又不甘心,正好遇見前輩詢問莫相依酒,晚輩也是冒死試一試。只要前輩能將莫家的傳承留給晚輩,其余的東西,晚輩都不要?!?br />
    見寧城沉默不語,莫妄趕緊又說道,“莫家的酒窖就在莫依城之內,里面還有我莫家釀造莫相依的酒方。這是我莫家祖先的一種神通,晚輩愿意將這神通送給前輩,只要前輩刻一份給晚輩就行?!?br />
    “好,我同意了,我們今天晚上就行動,你帶路。我丑話說在前面,這筆交易完成后,我只負責將你帶出莫依城,其余的我就管不到了?!蹦侵沼諳露司魴?,一個是他對莫相依酒的確很向往,還有一個就是想要看看一個酒的神通到底是什么。

    “多謝前輩,晚輩只要離開莫依城就可以了?!蹦老膊灰?,躬身感謝道

    (未完待續)